【直击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澄清“三大误解” 周小川分析数字货币未来如何“迈台阶”

胡艳明2021-05-22 18:42

经济兴发网 记者 胡艳明 “DC/EP(Digital Currency and Electronic Payment,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的发展主要是立足于国内支付系统的现代化,本来设计的目的和努力的方向就没有想取代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和国际上支付货币的地位。”在5月22日举行的2021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中国金融学会会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名誉院长周小川发表了演讲。

在主办方发表致辞后,周小川是第一个发表主旨演讲的嘉宾,围绕“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系统”的主题,他全程脱稿讲了40分钟左右,首先对目前社会关注的数字人民币(DC/EP或者e-CNY)的相关报道分析、评论发表了观点。

自2020年10月,数字人民币率先在深圳开展试点以来,目前已经在苏州、北京、长沙等多地开展试点,目前北京地区的几家国有大行的网点也开始了数字人民币账号的推广工作,数字人民币试点测试工作正在稳步推进。

周小川说,尽管中国已经进入了DC/EP的研发和试点阶段,但对这个问题还有很多需要讨论的地方。有很多的概念需要进一步明确,有一些方向问题还需要探索。

“当然我现在这个位置也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对于一些在研发和试点过程中的具体问题其实我也是有一定距离的,兴发也不是很准确,我想就这个题目跟大家交流探讨一下。”在演讲开始,周小川谦虚地表示。

实际上,周小川在数字人民币的诞生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据现任银联董事长邵伏军回忆,2014年的初夏,时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的周小川在央行总部办公楼的9层会议室开了一个会,提出要研究数字货币,周小川的提议开启了央行数字货币研究之路。

在澄清“三大误解”之后,周小川分析了支付系统现代化在零售系统、批发系统、国际贸易等各个场景中的应用前景。周小川表示,不能期望这个系统既能解决零售支付,又能解决批发系统,又能改造交易所系统、解决贸易结算、汇款等所有问题。要有定力,“不能这山望着那山高”。

澄清“三大误解”

首先,周小川就目前社会上关注的数字人民币的观点进行了探讨。周小川表示,数字人民币并未想取代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和国际上支付货币的地位,数字人民币对人民币国际化帮助不大,以及数字人民币并未想取代第三方支付的角色。

外媒现在比较多的一种说法,是中国的DC/EP或者e-CNY不管怎么发展也替代不了美元在国际上的主导地位。”

周小川说,这个说法本身命题就不太对,因为DE/CP的发展主要是立足于国内支付系统的现代化,跟上数字经济和互联网时代的步伐,提高效能,降低成本,特别是为零售支付系统服务,本来设计的目的和努力的方向就没有想取代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和国际上支付货币的地位。

再有一种说法也是外媒说的比较多,就是把数字货币的研发和试点与人民币国际化密切挂起钩来,认为数字货币对人民币国际化帮助不大,或者说也实现不了人民币国际化。”

对于这个问题,周小川表示,人民币支付系统的现代化、数字化对于提高人民币的地位,提高人民币的跨境使用会有一定程度的帮助,但也不是太大的帮助。人民币国际化更多的是取决于体制、政策上的选择,更多地取决于我国改革开放的进展,而不是取决于技术上的因素。

再有一种议论说人民银行推动的DC/EP和e-CNY是想取代现在第三方支付的角色,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妄议。”

周小川表示,中国人民银行明确地说DC/EP的计划是一种双层系统,而且整个研发队伍是由人民银行组织,由主要商业银行,包括工农中建等,还有电信营运商和几大第三方支付机构共同参与研发,都是在他们以往工作的基础上,瞄向升级换代的新台阶。大家都是在一条船上,当然在一条船上的人有时候也会有不同意见,有时候也可能在有些问题上会有争议,但毕竟是一条船上。并不是有些人说的好像是一种内斗,谁会取代谁的说法。

在对上述三个观点进行解释后,周小川举了排球训练的例子,有运动员为了进攻和扣球着重训练肌肉、有运动员重视后排进攻,可能内部有争执,但要合作共同进步。

周小川希望用这个例子说明:有些莫须有的概念或者提法其实是缺乏对研发计划和试点的理解,同时也容易造成“这山望着那山高”。明摆着计划已经提出来了,已经在系统建设和试点过程中了,不要打着排球的同时又想在别的运动项目上得冠军,这可能是有问题的。 

关于“可控匿名”,周小川表示,其实支付系统必然要在保护隐私和反洗钱、反恐、反毒品和反跨境赌博之间取得一个平衡。一方面保证隐私,同时还要对某些活动实行必要的监控。因此对这件事如果从两个角度来看,会有人站在左边说你保护隐私不够,另外有人站在右边说你纵容了洗钱毒品交易。所以必然是在中间的某一个平衡点,但是这个平衡点也可以选择稍微偏左一点或者稍微偏右一点。

“中国DE/CP明确提出的概念叫可控匿名,从可控匿名本身来讲它也并不是一个数学上能够精确定位的点,但是它表达的意思就是保护隐私和反洗钱反毒品交易,在这中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大家可以再深入的研究这个平衡点究竟在哪,但也不要拿这个事有意或者刻意地贬低或者攻击DE/CP的进程。”周小川表示。

关于数字货币的发行权是否要经过特别的立法等问题,周小川认为,这中间也有很多概念方面需要探讨。在各种讨论各种声音下,需要增强沟通。

支付系统现代化在各领域的前景

周小川表示,数字货币在全球角度来看,有很多不同的侧重点,有的侧重对零售系统效能的提高,有的重视批发交易,也有的关注交易所和金融市场的交易可不可以采取新的支付和结算体系,有人寄希望于数字货币解决跨境贸易汇款、跨境投资等问题,在多个领域都可能有发展前景。

在多个领域都有发展前景的情况下,周小川分析了“应该注重什么问题”。整体来讲,支付系统现代化是一段时间迈一个台阶,比较大的台阶,大家才有足够的动力考虑去升级;特别小的台阶,微小的改进,大家对换系统的动力可能不足。所以要用这种差距化,衡量台阶到底迈得有多大来看我们选择什么样的方向。

怎么衡量这个台阶,第一个是看系统的功能、效能;第二个看成本,成本能否降低,效能跟成本一比就是性价比;此外还要看看这个系统出错的可能性,出错以后究竟能不能纠正这个错误;再有从性能上风险控制的能力,这个系统有多强的风险控制能力。从金融系统的角度来说,对于稳定性、风险控制、出错概率以及纠错能力的重视,可能比从技术角度要求更高一些。

周小川从零售系统、批发系统、交易所交易、国际贸易等不同角度分析了支付系统现代化在这些场景的潜力和动力。

零售系统的角度:

周小川表示,中国比较重视零售系统,这个台阶可以迈得比较大。中国是现金用的比较多的社会,但是从全球来看也不是特别突出。估计即便是信用卡比较普及的发达国家,也会感到随着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出现,这个台阶还是很值得要迈上去的。另外这也是客户的需求,客户也不希望有太复杂的、太多种多样的支付方式。很希望在有手机以后,通过移动互联网作为一个主流的零售支付方式的出现。所以这个台阶成本节约很大,向前迈进的动力比较大。

从批发的角度:

周小川表示,从批发的角度,现在有一些国家要发展CBDC(央行数字货币),从他个人兴发来讲,中国e-CNY并不是完全的CBDC,当然也可以归结为CBDC这个大议题里进行讨论,但是它也有自己的特点。有一种CBDC就是主要转向批发系统,多数的老百姓和非金融系统的人,对于支付系统的批发环节不太了解,不知道背后清算系统、银行清算结算等工作。也不太知道这个系统目前是不是效能比较差、是不是出错、是不是成本过高、是不是向银行多收费,是不是收的这些费用间接地转嫁给其他的银行客户。随着技术的发展,批发系统也有很大潜力进一步提高。但是目前在效能、成本上没有很大的改进余地,即便是改进的话也不是太明显,社会上也不会有太大的感觉。

总体来讲,周小川表示,批发环节要给予注意,但是,这个台阶似乎现在迈不了太大,要迈就是一个相当小的台阶。

交易所角度:

周小川表示,交易所现在所有系统的运行还是非常好的,除了个别情况下特别是由于高频交易出现过像英国的闪崩情况。虽然交易所整个的系统,包括所谓价格优先、时间优先的排队自动撮合系统,以及后面的证券登记和交割的系统也有不少成本,但是在这方面的呼声并不高,如果大家希望降低交易成本的话,可能更多的是减少印花税,印花税比技术系统的成本更受到关注。

国际贸易的角度:

周小川表示,国际贸易实际上是跨境支付里最主要的内容,包括商品贸易和服务贸易。但是这个贸易并不像老百姓去商店买东西,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那么简单。实际上,国际贸易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有一定批量的,涉及到复杂的系统,涉及到运输、仓储一系列服务以及金融服务。

从支付角度来讲,跨境支付涉及到汇率、币种选择,还有贸易融资、银行之间的代理行关系等环境。虽然整个体系复杂,有人抱怨可能效率不高,但这个系统的改造,也不是现在所想象的数字货币那么容易就把它替代掉。这个台阶可能需要有更多的功能考虑,然后看下一步有什么样的机会能够升级换代。

跨境汇款确实成本比较高,有一些银行在跨境汇款中收费也确实太高,跨境汇款既有技术方面的难度,更有政策制定方面的难度。部分发展中国家成本比较高,时间延迟也比较多,因此这是一个迈台阶的机会,但是也不是单靠技术系统就能解决的。它有赖于制度政策方面的解决,特别是涉及到汇率制度,外汇管理。

“因此我们在选择利用数字化、利用互联网提高支付系统现代化,并且迈上一个台阶的时候,究竟在哪个方向上这个台阶可以迈的比较大,取得的效果比较明显,这是我觉得在选择方面需要考虑的。同时也别想一口吃成个胖子,说我弄了一个系统,可以拍胸脯吹牛,既能解决零售支付,又能解决批发系统,交易所系统也都完全改造了,贸易结算、汇款等所有问题都解决了。这个我看也不现实,所以如果做了这个选择,进行了研发和试点,也要有定力,不能这山望着那山高。”周小川总结。

最后,周小川又着重谈到了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周小川说,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第一大贸易国家,货币的地位应该提高,而且也确实有提高的潜力。这些年在技术方面也有很多开发,譬如跨境人民币的支付系统(CIPS)等。

是否可以利用数字货币CBDC这类技术,上一个很大的台阶呢?周小川说,不要太高估技术方面的因素,更多的是体制和政策上的因素,还是未来改革开放下一步力度的问题。

周小川总结称,支付系统现代化,DC/EP和e-CNY会首先对跨境的零售使用,包括旅行者商务访问之间的使用,也包括现在比较时兴的零售网购等方面带来体验提升,对人民币会有好处。我们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批发金融交易、贸易汇款等各个方面要实现人民币的国际化,还需要在政策体制方面不断的向前迈进,相信未来在这些方面能够取得进展,才是人民币国际化取得实质性进展的重大步伐。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兴发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兴发报》社所有。未经《经济兴发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金融机构新闻部记者
主要关注上市公司、证券、银行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