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确定试点学生暑期托管服务 有人欢喜有人愁

王昕宁2021-07-14 18:20

经济兴发网 记者 王昕宁 学生暑期托管备受关注,各方看法也众说纷纭。

深圳市教育局于7月11日发布《深圳市教育局关于做好小学生暑期托管服务工作的通知》,根据通知,全市10个区(不含深汕特别合作区)优选有条件的学校,试点开展小学生暑期托管服务工作,具体开放学校数量和布点由各区结合实际情况确定。服务时段原则上从7月19日到8月20日,分为2期。每期具体起始时间由各试点学校结合实际安排。

通知强调,暑期托管服务为自愿参与,不得强制。由学生家长自主自愿报名参加,托管的老师由本校或本社区教师志愿者、大学生和高中生志愿者、退休教职工和家长义工组成。在托管服务内容方面,以基本看护为主,严禁违规补课、讲授新课和布置新作业。

此前,已经有北京、上海、武汉、南京、苏州、无锡、泰安等城市宣布实施官方托管。北京市教委称,此次托管服务本着公益、志愿的原则组织暑期托管服务,主要提供学习场所、不组织学科培训和集体授课。与本次深圳试点的服务内容、服务形式、服务时间基本一致。

暑期托管引发热议,教育部辟谣

托管不是新鲜事,宣布提供暑期托管服务也并非北京首创。据新华社报道,上海早在2014年就已经正式创办小学生爱心暑托班,已累计开办暑托班2382个,服务小学生超18万人次。然而,在北京官宣后,却引发了网友广泛热议,不少教师认为寒暑假可能会大幅缩减。

记者随机采访了几名不同地区的教师,她们对暑期托管各有看法。但提到是否愿意志愿参加,采访对象均表示,在完全志愿的背景下,自己不会选择参与。

一名深圳教师告诉记者,她们学校暂未发布通知,但这条消息确实让大家感到“暑假岌岌可危”。

她表示,从以往经验看,很多政策从北京试点基本上就会向全国推开,所以大家反响比较强烈,在她看来全员加入是迟早的事。该教师说,“志愿的话,我选择不参加。不过说是教师志愿,难道学生来了你不去吗?如果真让我假期看孩子也不是不行,只是那些活动我肯定不搞。”

另一位在重庆任教的小学班主任李倩倩坦言,“重庆还没听说有试点,反正我们学校没通知。如果政策下来了,我们肯定是服从、支持政策。只是,要真像文件上说的完全志愿参加,我不会参加,就怕到时候与评奖评优挂钩,这个会影响到平时工资,那也只能去了。”

黄蓓是广州一所小学的数学老师,同时也是一年级学生的家长。她对记者说,“老师的假期不仅仅是休息,还有各种培训以及对下一阶段学习的备课。孩子们的假期主要是增加与父母相处的时间、减轻一下紧张的学习压力。寒暑假如果安排得满满当当,最后肯定是孩子想放假、老师想休息,大家都崩溃。”

对于老师们普遍关心的寒暑假问题,7月13日,教育部召开新闻通气会进行了回应。教育部称,暑期托管服务应遵循“学校主动、社会参与、教师志愿、学生自愿、公益普惠”等基本要求。要统筹合理安排教师志愿参与服务的时间,既要保障教师暑期必要的休息时间,也要给教师参与暑期教研、培训留出时间。“要取消教师寒暑假”的说法没有依据。

对于托管内容,教育部在新闻通气会上也再次强调,托管服务应以看护为主,合理组织提供一些集体游戏活动、文体活动、阅读指导、综合实践、兴趣拓展、作业辅导等服务,关于“暑期托管变成第三学期”的说法是不符合实际的。

实施效果有待兴发

身兼老师、家长双重身份,黄蓓在平时的工作和生活中会对教学理念和教育方式不断进行总结和反思。除了对寒暑假的隐忧,她认为,对于小学阶段的孩子,家庭教育仍然是最重要的教育。“现在的孩子为了能考得好成绩,眼里只有学习,没有心思去感受生活中的点滴,没有时间和爸爸妈妈玩、没有机会承担家庭责任,导致孩子无法学会担当和爱。”

在黄蓓看来,长时间托管的做法可能会让家长把更多的责任全部交给学校。“很多家长可能会潜意识认为孩子白天在学校已经该学的都学了、该实践的都实践了、该活动的也活动了,自己对小孩的家庭教育反而放松。因为他们对学校抱有期望,但实际上托管可能仅仅是找个人看着孩子自习、写作业。”她说。

与黄蓓的意见不同,李倩倩认为家长必定能受益于暑期托管,且有利于三胎政策的推行。“要办暑期托管,初心肯定是好的,现在要推行三胎政策嘛,娃儿太多了,家长要上班,学校组织托管对家长来说肯定比较方便、放心。而且还能降低他们的经济成本,比如现在已经实行的课后托管,我们学校是3:30到5:30,因为小学生下课早,家长没下班没人接他们。以前很多人是放到校外托管,家长一个学期去最差的托管机构也起码要花两千元,现在在学校托管一千都不会超。”

同时,上述两位老师均提到,站在孩子的角度,寒暑假也要按时到学校参加托管有些残酷。“我觉得最不愿意的还是娃儿,因为他们也想有寒暑假。虽然说暑期托管以看护为主,不上课不布置作业,但是怎么都是要天天去学校,还有人把他很享受父母不在家的一段可以由自己支配的时间被你看住。”李倩倩说,“我有个学生,可能平时家长就管的太严了,寒暑假里妈妈爸爸白天都要去上班,他可以一个人在家,这个孩子就和我说,他们只是想珍惜一下自由自在玩耍的时间。”

此外,黄蓓表示,如果暑期托管服务对暑期课外班有替代作用,她认为会是正面一个影响。“我了解的情况是现在的补习班更多不是‘补’,而是‘超’。低年级的试卷一年比一年难,最近几年明显出现超纲现象,一年级学二年级的知识,二年级学四年级的知识。一年级的孩子会做二年级的题就是懂得灵活运用吗?不是,他很可能只是在课外补习班学过一遍了。”

事实上,如黄蓓所言,如果说学校组织暑期托管对孩子和家长的影响还暂时不甚明确,但对教培机构则几乎可以肯定会产生新的冲击。

教培机构雪上加霜

2021年5月2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这意味着“双减”政策即将落地。会议指出,义务教育最突出的问题之一是中小学生负担太重,特别是校外培训机构无序发展,“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现象突出。同时,会议还强调,减轻学生负担,根本之策在于全面提高学校教学质量,做到应教尽教,强化学校教育的主阵地作用。

2021年6月15日,教培行业再迎来新的重磅消息,教育部新成立了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成立启动会强调,要以“钉钉子”的精神推动“双减”工作落地见效。与此同时,许多地区早已提前对今年的暑期校外培训下发了监管文件。

“再也没有了以前的盛世。”川渝地区一家大型连锁教育培训机构的校区负责人Emma对记者感叹道,“大家都知道,今年教培行业受到了集中整治,我学校所有产线都在萎缩,不仅仅是K12,包括成人、留学的业务也都萎缩,整体业务量明显下降。”而在往年本该是旺季的暑假,她负责的校区业绩甚至不如往年的淡季。

她向记者透露,“拿我们前几的销售人员来说,现在7月份将近过了一半,前两名的销售人员业绩加起来才做了26、7万。这波整顿之后,老的销售人员大量离职,他们两个近期基本扛起我们校区80%以上的业绩,所以估算7月份整个校区可能就50多不到60万的销售额,而且我这个校区在本地是比较大的,以前每个月100万业绩都很正常,现在相当于砍半,其他校区更加不行。”

据该负责人介绍,暑期班一方面是解决孩子没处可去的问题,另一方面是抓紧在暑假巩固知识,提前预习下学期的知识。“我们这边在暑假开始前就已经有对校外培训机构的整治条例出台了,其中影响较大的就是不允许校外培训机构超纲教学和提前教学。目前的业绩情况应该已经反映出大部分的负面影响了。”她的言语中透露着无奈。

对于暑期托管,Emma表示,“对我们来说肯定是雪上加霜。虽然学校托管是自愿参与,但说是说,该补课的还是会补课。但一个班只要有些家长报名学校托管,肯定会有很多跟着去。如果学校暑期托管全面铺开,你说对我们能有好处啊?除了一些一对一的课程,孩子实在哪里太弱要补上,这种课可能影响不大。”

作为家长,黄蓓直言,“我的孩子才一年级,不管现在考80也好、100也好,只要他能保持对学习的兴趣,喜欢学习最重要。我很确定以后不要他去上补习班、学奥数,因为试卷上的5分不值得浪费他现在宝贵的玩耍时间。”

(文中采访对象黄蓓、李倩倩、Emma均为化名。)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兴发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兴发报》社所有。未经《经济兴发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深圳采访部记者
关注华南地区上市公司、资本市场,重点跟踪医疗产业、游戏产业等领域。
邮箱:wangxinning@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