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7.9%,下半年宏观政策或偏稳增长

辛圆2021-07-15 10:55

国家统计局周四公布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7.9%,两年平均增长5.5%。 二季度GDP逊于预期,分析师认为下半年中国经济或延续非均衡复苏态势, 宏观政策可能会重新聚焦于稳增长。

数据发布前,界面新闻采集的9家机构预测中值显示,今年二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8.2%。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中心副主任陶金对界面新闻表示,整体上看,二季度经济继续呈稳步复苏态势,经济景气度并不弱。不过,目前生产端复苏情况依然好于需求端,投资需求依然好于消费需求,因此结构性分化问题仍存在,但严重程度正在减弱。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院王静文也表示,二季度出口和房地产开发投资继续表现出较强韧性,仍然是支撑增长的主要动力,居民消费延续复苏但力度不够强劲,基建投资和制造业投资在逐渐回暖,但总体仍然偏弱。

统计局数据显示,1-6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上涨12.6%,涨幅较前5个月收窄2.8个百分点。6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上涨12.1%,涨幅较5月收窄0.3个百分点,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上涨8.3%,涨幅较5月收窄0.5个百分点。

分析师认为,下半年消费不足问题不会明显好转,上半年经济增长的助推力—出口可能“光环”不再,在此背景下,经济将面临较大下行压力。

陶金分析称,受到成本传导和需求弱化的影响,下半年工业生产下行压力很大;外需受到全球供给能力提升也会有下行风险;受制于高房价等压力,以及疫情的不确定性,消费也并不会有太大起色。他预计,三季度GDP同比增速将再下台阶,回到往年同比增速即6%左右的水平,而四季度随着基数明显抬升,GDP同比有下行至5%甚至更低的风险。

财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超明也对界面新闻表示,下半年经济修复动能将放缓,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增加。他预计,三、四季度GDP约分别增长6.3%和5.0%。

制造业投资增速上行

投资方面,1-6月,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7.8%,但由于低基数效应不断下降,涨幅比前5个月收窄4个百分点。两年平均增长2.4%,较1-5月略降。

作为基建重要资金来源之一的专项债发行始终不温不火。财政部数据显示,上半年,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10144亿元,仅完成全年计划的27.79%,大幅低于去年同期的59.50%,也低于2019年的64.50%。

与此同时,专项债发行正面临愈发严格的管控。6月28日,财政部印发《地方政府专项债券项目资金绩效管理办法》的通知,办法明确提出项目单位或项目主管部门要开展事前绩效评估,并将评估情况纳入专项债券项目实施方案。

“财政部发布的文件意味着未来(专项债)的举债必问效,而无效必问责,这可能会限制下一阶段专项债发行速度,预计基建投资仍然保持弱复苏态势。”王静文表示。

1-6月,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15%,涨幅比前5个月收窄3.3个百分点。两年平均增长8.2%,较1-5月回落0.4个百分点。

陶金表示,集中供地叠加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三道红线等监管措施,使得房企资金压力加大,进而促使房地产企业加大销售和周转,客观上将推动短期房地产投资继续增长。短期来看,房地产投资将持续呈现韧性,这也是拉动总体投资的重要力量。

1-6月,制造业投资同比上涨19.2%,涨幅比前5个月收窄1.2个百分点。两年平均增长2.0%,比1-5月上升1.4个百分点。

王静文认为,6月以来,上游大宗商品涨幅趋缓,企业面临的成本端压力减轻,加上金融机构继续加大对制造业的支持力度,预计制造业业扩大投资的意愿将继续修复。

伍超明的分析则较为谨慎,他指出,在企业利润改善、国内外需求恢复的滞后影响下,下半年制造业投资两年平均增速有望延续向好势头,但原材料涨价对中下游利润的挤占效应短期难消,制造业投资修复空间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消费继续缓慢回升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经济的修复一直呈现生产强,消费弱的趋势。虽已至年中,但这种情况始终未发生转变。6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两年平均增速为4.9%,比5月回升0.4个百分点。

“消费复苏一直不快,一方面是限额以上零售好于限额以下的终端消费,产生了结构性矛盾;另一方面是汽车等限额以上消费在二季度也出现下滑。”陶金表示。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数据显示,受芯片短缺以及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影响,6月,国内汽车产销同比分别下降16.5%和12.4%,跌幅较5月分别扩大9.1和9.3个百分点。

此外,受疫情散发影响,居民消费热情受到抑制。6月份非制造业PMI录得53.5%,较5月回落1.7个百分点,为2月以来的最低点。非制造业PMI中的服务业商务活动指数录得52.3%,低于上月2.0个百分点,其中住宿、餐饮等行业商务活动指数均跌至临界点以下。

伍超明表示,对下半年消费修复程度不宜高估。“在经济恢复过程中,中小微企业面临疫情冲击大、大宗商品价格挤压利润严重、汇率升值影响大等多重压力,导致低收入群体增收困难,消费潜力仍不足。”他说。

统计局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7642元,扣除价格因素同比实际增长12.0%,两年平均增长5.2%,略低于经济增速。

工业生产高位放缓

受到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影响,部分企业生产意愿减弱,叠加基数抬升因素,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继续放缓。

两年平均增速来看,6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5%,持平于5月。 分析师表示,如果剔除基数效应,下半年工业增加值两年平均增速将在6%-6.5%区间。

陶金分析称,当前工业部门复苏仍然受三大因素支撑,首先是上游涨价对下游的传导仍然没有完全通畅,暂时仍体现为盈利效应;其次是海外疫情反复下供给能力仍然不能有效替代中国出口;第三是建筑业受到基建和地产韧性拉动,仍处于繁荣状态。

不过,他指出,到了四季度,上述因素都有可能转化成负面因素,首先是价格传导逐步变为成本压力,外需受到国外替代影响越来越大,地产投资将弱化,基建的回升幅度也不高。因此未来工业部门所受压力将较上半年有所加大。(来源:界面新闻 辛圆/文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兴发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兴发报》社所有。未经《经济兴发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