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G人才不够用了

程璐洋2021-07-16 12:38

经济兴发报 记者 程璐洋 凌然已经记不清,收到过多少家房企的挖人邀请了。作为国际知名咨询公司的绿色与可持续发展部门的从业者,虽然凌然一直觉得这个行业缺人,但近期收到越来越多的房企工作邀约,让她感慨,人更不够用了。

此前很长一段时间里,绿色低碳可持续的概念,更像一种考试中的附加题。尤其在地产行业,在推崇规模和周转的阶段,谁都知道“绿色”是正确的事,但似乎只有某些有余力的“好学生”,才会真正去做。

随着碳达峰、碳中和概念的明确,绿色低碳这道行业附加题开始计入总分。从业者们也更愿意用ESG,即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Environment、SocialResponsibility、CorporateGover-nance)的准确概念,来称呼这件越来越重要的事。

7月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将在试点基础上,于今年7月择时启动发电行业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上线交易,设立支持碳减排货币政策工具。7月8日,生态环境部称,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已完成启动交易的各项准备工作,将于7月择时启动上线交易。

这意味着相关试点和筹备已有10年的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上线在即,ESG这道附加题的分值即将再次增大。

国家政策投射到从业者的具体工作中,最直观的体现莫过于人才的紧缺。凌然说,最大的变化是,之前,房企更偏向请外部咨询来提供服务,现在,越来越多企业希望有专职的ESG员工。

独立报告

5月31日,龙湖集团发布2020可持续发展报告,这是其首份独立可持续发展报告。2020年,龙湖搭建完成绿色金融框架,并正式被纳入恒生国指ESG指数成份股。

龙湖的这系列动作在地产行业不是个例,不过,此前发布独立可持续发展报告的,多为港资和外资企业,也是行业公认在ESG方面起步较早的优等生们。

太古集团将可持续发展作为拓展业务的原则之一,其旗下的太古地产于2008年开始发布独立的可持续发展报告,2016年公布了可持续发展愿景:在2030年成为可持续发展表现领先全球同行的开发商。此外,新世界集团、凯德集团的可持续发展报告与目标也早有发布。

是否发布独立的可持续发展报告,可以看出企业对ESG的重视程度,也源于资本市场的政策要求。

仲量联行的评估咨询服务部企业价值评估总监陈卓颍告诉经济兴发网,多数房企选择上市的港交所,关于ESG报告的要求在不断细化。2012年8月,港交所首次发布ESG指引,并将其列入上市规则,建议企业披露ESG信息。到2014年,香港修订公司条例,要求香港上市公司必须披露ESG信息。随后的2015年到2019年,港交所和香港证监会细化要求,包括ESG的“环境”和“社会”实行两步走的披露升级、将披露责任提升至“不遵循就解释”等。2020年,港交所再次明确,编备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以及董事会在ESG方面领导角色和问责性的要求。

在政策的一步步细化中,企业意识到资本市场对ESG的关注。

2020年,龙湖集团将可持续发展嵌入公司的顶层架构,在董事会层面成立ESG委员会。同年,碧桂园成立ESG委员会,由三名执行董事及三名独立非执行董事组织,并在委员会下设工作委员会,由集团总裁莫斌担任主席。

在此背景下,多位从业者表示,地产上市公司设立ESG相关职位的越来越多。不过,除了高管负责,是否成立独立执行部分、组织结构归谁管以及ESG部门的人数,才更能说明一家企业的绿色诚意。

这方面,太古地产作为被多家同行提及的ESG优等生,其ESG组织结构可以作为参照。

太古地产中国内地技术统筹及可持续发展总监胡煜琳告诉经济兴发网,该部门在中国内地总部同事超过10位,在香港总部的部门规模更大,人数超过内地规模的两倍。他表示,部门工作范筹目前涵盖建筑领域各方各面,包括可持续发展、机电、土建、职业健康安全、电信、采购及成本控制等,每个领域都有人员配置,人员配置为太古地产总部各部门之最。

放眼整个行业,能达到太古这样人力投入的企业并不多。

一位咨询公司的从业者告诉经济兴发网,因为ESG方向还没有完全对应的专业,从业者需要有环境、建筑和数据分析等专业背景,因此,房企高薪从四大咨询公司中挖人,是最有效的方式。

但对不愁工作机会的ESG人才而言,房企的高薪诱惑,也对应着风险。

一位仍选择留在咨询公司的从业者告诉经济兴发网,他的不少前同事入职房企后,发现在有些企业内部,ESG更像为企业宣传“锦上添花的一朵花”。他感慨,有的企业ESG人员归行政人力管,工作很难切实推动。不过就算留在咨询公司,也要面临类似的问题,“和房企沟通ESG,最难的是和不同部门联络,我们需要的很多水、电、燃气的数据,归不同部门管,如果公司没有专人负责,沟通成本很高,尤其是和不同区域公司沟通,流程也很长”。

在他看来,在正确之外,企业还需要尝到更多绿色的“甜头”,才能更加落地ESG。

绿色的“甜头”

2021年7月起,广州太古汇全面使用可再生电能,包括购物中心、两座办公楼及酒店的综合体全面使用从第三方购入、场外风力发电厂生产的可再生电能。这使该项目的总碳排放量每年减少超过1.2万吨,也将太古地产中国内地项目的可再生电能占比提升至超37%。

此外,该项目的两座办公楼于2012年获“能源与环境设计先锋评级”(LEED)“建筑主体与外壳”类别金级认证,太古汇商场于2017年成为全球首个获LEED“既有建筑:营运与保养”类别铂金级认证的封闭式购物商场。

ESG的成效,往往通过LEED建筑和中国星级绿色建筑等第三方评级来体现。相关机构在中国设立人员的变化,也能体现市场的热度。

王婧是USGBC北亚区(包括中国大陆、台湾、香港、澳门、日本和韩国市场)总监,其机构是LEED绿色建筑及城市认证体系的开发和拥有者。王婧告诉经济兴发网,目前中国是LEED在美国外最大的市场,其所在的北亚区办公室在2018年建立,是为了支持更旺盛的市场需求。创立以来,她和同事一方面感受到中国市场对绿色建筑认证的火热需求,另一方面,也需要不断引导市场,“更正最多的一个概念是,预认证不等于认证”,王婧解释,在LEED的体系内,预认证阶段只需要项目图纸,而正式认证要等建筑拿到营运许可证后,考核能源使用等方面的真实数据,用满分110的体系来考核。

如果拿下权威认证,也许能给企业带来真金白银的回报。

仲量联行的一份报告调研了550家企业后指出,亚太区七成企业愿为绿色建筑支付更高租金,制定净零排放目标的企业租户数量至2025年将翻倍;50%的投资者将优先考虑投资具有绿色认证的资产。数据显示,目前大部分租赁了绿色建筑的企业支付了约7%-10%租金溢价,这为未来可持续地产租赁提供了参考。

除了租金回报,ESG水平也和绿色债券直接挂钩。

中国投资协会咨询委绿创办公室副主任郭海飞告诉经济兴发网,所谓绿色债券首先分两大类,绿色人民币债券和绿色海外债券,常用的海外债包括美元债,欧元债等。人民币债券按监管部门不同,分为三种,包括人民银行下属的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国家发改委和证监会三个部门都有绿色债券。其中,国家发改委主管的绿色企业债券主要解决中长期融资,周期多为5年以上,10年和20年期限的也常见。证监会主管的绿色公司债券主要是解决3年和5年的中期融资需求,交易商协会以解决短期融资为主,主要是1年和3年甚至更短的绿色中票。

至于绿债通常较低的融资成本,他表示,成本受绿色部分影响,但更重要的是企业信用本身,“绿债不是给房企救火的,也不会让它变成救火,对于那些踩了监管红线的企业,要想发行绿债更是难上加难,因为绿债本身就比普通债券监管更严,要求募集资金至少一半以上必须投向绿色项目,而且只有达到一定标准级别的绿色建筑、装配式建筑、超低能耗建筑、海绵小区等项目,才有可能作为绿债募投项目”。

从目前成功发行的绿债来看,拿到这笔“便宜钱”的,确实是没那么缺钱的企业们。

4月21日,远洋集团发行五年期4亿美元绿色高级无抵押境外美元债券,票面利率3.25%。6月29日,新城控股发行一笔3亿美元4.25年期绿色优先票据,最终票面利率为4.625%。

“现在房企都缺钱,但别光看绿债便宜,要知道,这笔钱不好拿”,一位还未发行绿债的房企融资部门员工感慨。

(据受访者要求,凌然为化名)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兴发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兴发报》社所有。未经《经济兴发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不动产运营报道部记者
对人与故事感兴趣,关注地产及其背后的商业。工作邮箱:chengluyang@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