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股东致歉、向公安报警 易见股份115亿巨亏背后

张晓晖2021-07-17 01:33

经济兴发报 记者 张晓晖  7月16日,易见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600093.SH,以下简称“*ST易见”或“易见股份”)的股价开盘就被钉在3.93元的跌停价位上,直至收盘。这已经是它连续的第11个跌停,从8元之上,一路坠落到如今的4元之下。这家曾被市场奉为“区块链第一股”的公司,究竟发生了什么?

此前不久的7月10日,*ST易见公告称,公司就部分前任高管涉嫌违法犯罪向公安机关报案,昆明市公安局已于7月8日受理。

7月14日,经济兴发报记者致电*ST易见证券部,询问报案进展,以及是否与某些高管相关,*ST易见证券部人士回复称:“现在不方便透露,具体进展请见我们公告”。记者追问该高管涉案金额,*ST易见证券部人士重复了上述的回复。

公司报案的背后,是*ST易见高达115亿元的巨额亏损,以及亏损前夕一系列股权操作和董监高密集辞职。

董事会向股东致歉

在停牌之前,*ST易见已经走出连续3个跌停,加上复牌之后的连续8个跌停,其已经遭遇11个跌停,股价腰斩之下,其总市值缩水至7月16日的44.11亿元。

7月9日,*ST易见披露了“难产”的2020年度报告——公司净利润亏损115亿元,以市值粗略计算,亏损金额超过两个上市公司。

在年报的首页,是一封*ST易见第八届董事会致全体股东信,董事会就*ST易见2020年报迟迟未能公布向全体股东致歉。

*ST易见董事会在致股东信中表示,由于公司部分保理业务发生逾期,引起管理层和董事会注意,公司组织自身力量和中介机构对逾期保理等资产及主要客户进行核查,并以现场催收方式要求客户对债务进行确认和清偿。尽管全力推进,但仍未能在有限时间内对相关业务商业实质、资产可回收性、关联方认定、减值计提判断等重大事项形成结论,致使未能在2021年4月30日披露2020年年报。

4月30日之后,公司继续围绕上述重点事项开展工作,但与此同时,公司大量保理资产陆续逾期、预付款未能按期交货,资产质量严重恶化。核查过程中,公司发现大部分客户不具备还款能力,企业状况与业务规模不符,且部分客户可能与公司特定股东之间存在特殊关系。同时,公司股东九天控股(指第三大股东云南九天控股投资有限公司)来函,在函件中其主动承认截至2021年6月20日对公司形成了42.5亿元资金占用,并承诺在2023年6月30日前逐步清偿完毕。基于会计准则的要求和公司资产的实际状况、资金占用方信用等情况,出于会计谨慎性考虑,公司对逾期资产计提了信用减值准备,以求真实、公允地反映公司的财务状况。

上述减值准备的计提导致公司2020年发生大额亏损且期末净资产为负数,给公司的流动性和持续经营能力造成影响。会计师向公司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且中国证监会对公司的立案调查也尚未结案。上述事项导致公司可能存在退市风险。

自从年报披露115亿元巨亏之后,上证e互动*ST易见的主页上,投资者连连发声。多位投资者提及:小股东e互动联名提请公司杨复兴董事长、史顺总裁,为维护中小投资者利益,即刻对挪用公司资金的九天控股和冷氏兄弟提起法律诉讼,申请财产保全。

还有更多的投资者发出质疑:“作为易见小股民,提请公司尽快回复上交所问询,你们计提的天文数字损失,钱究竟跑哪去了,进谁的口袋了?上市公司不是你们的提款机!”“为什么九天公司在不是控股股东的情况下能在不到一年的时间能通过四个账户挪占近50亿资金?且会计年报凭证收不回,这是为什么?”“请问如何索赔?”

“公司莫名产生大量银行应付票据,商业承兑汇票转成银行承兑汇票。公司业务真实性存疑,支付任何往来款都有挪空上市公司资金的巨大嫌疑,请公司立即停止应付票据和应付往来款的支付!并请清查彻查业务真实性。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停牌查证。”

*ST易见尚未对投资者的质疑作出回复。

巨亏背后

易见股份是在2015年介入商业保理和供应链管理业务的。

2014年,易见股份的控股股东为九天控股,九天控股的实际控制人为冷天辉。冷天辉有个弟弟叫冷天晴,冷氏兄弟二人,均出任过易见股份的董事长。

易见股份的旧名为禾嘉股份。2012年,冷天辉通过云南九天工贸有限公司(九天控股的前身)从禾嘉股份第一大股东禾嘉集团处受让23.57%的股权。此后,冷天辉通过定增和二级市场增持,最终在2017年2月对禾嘉股份持股达到了37.17%。

2017年4月21日,禾嘉股份更名为易见股份。

现在回头看,巨额亏损的雷可能在2017年就已经埋下。禾嘉股份更名为易见股份之后不久,冷氏兄弟就决定将九天控股的实际控制权拱手让人,希望引入投资人云南世博旅游控股集团(以下简称“云南世博”),通过签订增资扩股协议,让云南世博成为易见股份的实际控制人。

但这笔交易没有获得云南世博母公司华侨城集团的同意。

与此同时,易见股份还宣布要利用区块链技术,投资设立区块链基金。并在霍尔果斯设立子公司——霍尔果斯易见区块链商业保理有限公司,这家子公司也是日后造成易见股份资金黑洞最大的一家子公司,有几十亿的保理款未能收回。

2017年的年报显示,易见股份取得了154.4亿元的营业收入,8亿元的净利润。

但易见股份有一个动作,让该公司实际控制人的问题初露端倪。

2018年4月27日,易见股份试图将控股子公司深圳滇中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滇中保理”)的商业保理应收账款资产证券化,项目管理人是东莞证券,总额为7亿元。

五个月之后,2018年9月28日,易见股份控股股东九天控股所持上市公司全部股权(38.11%)被司法冻结。

2018年10月,九天控股放弃了易见股份的部分表决权,持股29.4%的第二大股东云南省滇中产业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滇中集团”)顺位成为易见股份新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变更为云南滇中新区管理委员会。

2018年10月30日,董事长冷天辉辞职,不过在辞职当日,派出其兄弟冷天晴出任易见股份的总经理。

滇中集团入主之后,易见股份的股价在2019年2月底疯狂上涨,股价从8元附近涨到19元附近。

外界以为易见股份的经营状况发生了重大改变,经济兴发报记者亦在2019年参观了易见股份,当时新管理层展示了他们的智能仓库项目:无人运输叉车可以根据远程控制取放仓库内货物,人工智能可以识别货物和库存变化,整个仓库的货物都可以数据化并且资产化。

这个试验性质的项目被称为易见仓库,其样本仓库确实让不少投资机构和媒体感受到——易见股份有机会转型成为一家拥有物联网、区块链等“先进科技技术”的公司。

2018年,易见股份的营业收入下降至135.5亿元,其管理层仍然在兴致勃勃地描绘公司蓝图,易见的区款链技术被形容为“易见区块链”,该股受到二级市场的追捧。

2019年6月,九天控股持有的易见股份开始被司法轮候冻结。

2019年8月30日,滇中保理的供应链资产证券化项目(ABS),达到60亿元规模,但该项目尚未实施。

2020年2月,九天控股决定将18%的股权转让给云南工投君阳投资有限公司,滇中集团决定转让8%的股权给云南省工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工投集团”)。

2020年8月,易见股份的控股股东变更为云南工投集团,实际控制人变更为云南省国资委,易见股份成为一家地方国企。

易见股份的爆雷巨亏,在云南工投集团接手之后发生。实际上,在巨亏曝出前夕,股份巨亏发生了频繁的高管变动。

2020年5月1日,独立董事赵起高辞职;2021年1月6日,董事长阚友钢辞职;2021年3月15日,副董事长冷天晴辞职;2021年3月24日,董事、总裁吴江辞职;2021年4月28日,监事吴育辞职;2021年4月28日,财务总监肖琨文辞职,2天之后,易见股份2020年报难产;2021年5月19日,独立董事高巍、刘譞哲辞职;2021年6月4日,上任未满一年的董秘薛鹏辞职;2021年6月12日,监事吕玲辞职;2019年6月19日,独立董事王建新辞职。

自此,易见股份的董监高近乎于全部辞职,无论是董事长、副董事长、总裁,还是独立董事、董事会秘书或是监事。

在上市公司中,这样的高管层纷纷辞职相当罕见。

7月7日起,易见股份被实施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易见。

经济兴发报记者采访了易见股份辞职的高管,其中有一位前任高管向经济兴发报记者透露易见股份报案的缘由:“他(亦为易见股份前任高管)占用的资金窟窿太大了。”

2020年报显示,易见股份营业收入降至90.9亿元,净利润为负115亿元。目前,尚未有信息显示,易见股份能够将巨额亏损追回。这家公司何去何从,尚是一个未知数。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兴发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兴发报》社所有。未经《经济兴发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资本市场部记者
从事新闻行业超过12年,专注于时政、公司新闻报道,擅长采访、调查、取证和突破。2006年起在经济兴发报华东新闻中心(上海)工作,2008年派驻重庆,负责西南地区新闻报道。常驻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