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信部会同阿里、腾讯、字节等企业商讨平台互联互通 外链屏蔽解除公平合理成关键

钱玉娟2021-09-12 09:59

经济兴发网  记者  钱玉娟 作为阿里巴巴旗下电商平台淘特上的一个商家,张旭一直苦恼于,在微信里分享店铺和产品链接始终是一串乱码。

“我希望阿里与腾讯的生态能够打通。”张旭在接受经济兴发网记者采访时表达着心底的这份“盼望”,而今来看,他的“盼望”即将照进现实。

9月11日,记者通过多方确认了解到,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于日前组织召开了一场“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参会企业包括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百度、华为、小米、陌陌、360、网易等。

就行政指导会,记者同上述几个平台企业加以求证,虽无一予以官方回应,但也有企业人士透露,工信部在行政指导会中确实提出了即时通讯软件的合规标准,但“并非强令要求即时通讯软件平台开放所有外部网址链接访问功能”,而是向上述所有平台提出要求:在一定期限内参照标准解封。

上述与会企业人士向记者透露,监管部门会同企业举行的这场行政指导会,“更像是一次闭门会”,期间企业还向上沟通反映了问题的本质以及解决的难度。

显然,这场“闭门会”已然引发外界关注,舆论的焦点落在了:外链屏蔽究竟会否被强制解除?平台间一旦告别封禁,“握手”开放,未来还有哪些路要走,从而迈向真正的互联互通?

平台有愿景

实际上,此次关注平台间的网址链接屏蔽问题,并非工信部首次。在今年7月末时,工信部启动的为期半年的互联网专项整治行动中,就曾聚焦扰乱市场秩序这一类问题及其涉及的场景加以明确。

“重点整治恶意屏蔽网址链接和干扰其他企业产品或服务运行等问题。”工信部还指出,其中包括无正当理由限制其他网址链接的正常访问、实施歧视性屏蔽措施等场景。

在监管部门展开规范行动的过程中,一些平台管理者们也频频就开放生态等问题发声。

8月初的阿里财报电话会上,阿里巴巴董事长张勇在谈及互联网平台间的互联互通问题时就表示,“互联网就应该互联,开放是数字生态共建的基础。”他认为平台间的大循环所产生的社会价值,一定远远大过于在单一平台内的小循环。

彼时,张勇还主动提及了工信部启动的上述专项整治行动,并分析了解除外链屏蔽之于各方的“多赢”意义。例如对于中小企业、商家们来说,能降低流量费用,使经营更便利;对消费者而言,有助于提升生活便利度等。

“帮助中小企业、各类品牌和商家取得成功”,在腾讯公司执行董事、总裁刘炽平看来,这是腾讯作为平台企业的首要任务。他在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上还以微信为例说到,该系统的建立是“让中小企业商家可以直接不受限制地与用户产生联系”,在此愿景目标下制定了相关指引和规则。

“从信息流动的效率来讲,信息技术的出现是为了消除信息不对称,提升效率。”在上海财经大学研究院教授崔丽丽看来,互联网平台发展至今,为形成竞争壁垒而设置的外链禁止等动作,背后的商业逻辑虽可以理解,但“无论是消费者的使用体验,还是从社会的信息流通效率来讲,都带来一定的阻碍”。

基于对互联网产业的兴发,崔丽丽发现,不只是腾讯生态中的微信会对阿里大淘系进行外链屏蔽,就连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此前还专门发布声明称,为保护用户权益,抖音启动整治行动,禁止财经、医疗垂类创作者站外引流。

“某种程度上,平台的上述行为像自我保护,当然也构成了竞争排他性。”崔丽丽觉得,平台企业尚处于发展阶段时,适当“保护期”内可以采取如此方法,但基于消费体验、产业发展以及近来“共同富裕”的综合角度而言,应该要开放。

“工信部提出的相关合规标准,有助于维护用户合法权益。”在另外一个与会互联网企业的公共事务负责人理解看来,监管部门的举措正是要营造一个开放包容、公平竞争的生态环境,从而夯实整个互联网行业长远发展的基础。

存多边效应

从国家政策导向上看,中央财经大学数字经济融合创新发展中心主任陈端告诉记者,“顶层设计方面是在破解过去头部互联网生态巨头各自打造的闭环商业生态。”在她看来,包括工信部的专项整治行动、行政指导会在内,目的和结果都是要形成一个生态互融的市场环境。

陈端认为,解除外链屏蔽的行动指导,事实上也是我国系统化反垄断工作的具体抓手之一。采访中,她预判,头部互联网生态巨头在过去通过多端口有效聚合流量,并将流量资源在自身生态内进行闭环流转和变现的商业模式,“未来可能走不通了”。

不过,在监管部门会同企业联合推进平台互联互通的大背景下,“生态一旦解锁、开放化,可能带来的多边效果是不对等的。”陈端以微信这一产品为例,高频、刚需外加全民性的特点,为其带来了较高的市场渗透率,“它甚至成为打造商业流量闭环的一个基础抓手和工具。”

即使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正作为新锐流量平台在市场中崛起,相对而言,“上述平台的社交属性并不突出”,陈端看到,抖音在产品设计上有做一些摸索,但“社交依然不是它的核心竞争力”,在她看来,抖音的内容属于非刚需性,使用频次因人而异。

综合需求和应用场景,陈端觉得,微信在流量资源深度结合方面于一众互联网平台企业中是首屈一指的。相应的,作为即时通讯软件之一,微信要在限期内解除外链屏蔽,对其带来的冲击也大于其他平台。

针对互联互通背后所面临的实际问题,刘炽平接连提出过几个疑问:资源丰富的平台能够提供大量补贴,那是否会影响到微信平台上的商户;对于其它平台上的假冒、盗版等问题,微信又能否处理;平台间完全不同的商业政策,像对平台商家和品牌收取佣金费用等问题,微信又该如何应对?

抛出问题后,刘炽平总结,“平台间的互通是非常复杂的问题,需要随着时间的推移进行讨论和解决。”他认为,若上述问题处理不好,将对用户、平台上的众多中小品牌商和商家造成不利。

隐忧要防范

就记者兴发,大平台之间的互通之势是逐步打开的。

以阿里数字经济生态来看,目前已经有盒马集市、淘票票电影、菜鸟裹裹寄快递、高德打车等业务产品以小程序的形式存在于微信生态中。记者还通过在淘票票电影小程序中购买影票发现,最终交易完成也可以通过微信支付实现。

过去数年里,张旭的生意结算多采用支付宝,如若阿里淘系和腾讯微信的生态能打通,“有机会加入微信支付的资金链,对我和客户来说,多种选择未尝不是好事。”

采访中,崔丽丽猜测,“当最大的社交生态对于淘系电商的链接一旦开放,会对阿里带来更多好处。”不难想象,未来包括张旭在内的阿里大淘系商家,将可以在微信里自由转发交易产品链接,消费者也能在微信生态里买到淘宝、天猫、淘特的电商产品了。

但硬币总有正反面。一方利好之后,“微信生态内的交易类应用,都会形成竞争性影响。”崔丽丽还认为,生态一旦打通,微信势必面临更多管理和维护成本的支出上涨。

谈及“外链”,一位微信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客服近年里频频接到相关投诉,既有“拉群”、“拉人头”的违规引流外链,还有被动投票或帮砍一刀等干扰用户的营销外链,甚至有性格测试类窃取用户隐私信息的外链。可想而知,一旦放开外链,当各类互联网公司的信息集中展开轰炸,微信的管理压力必然升级。

正如刘炽平所谈到的,平台互联互通后还会产生一系列复杂问题,除了对未来可能会发生的隐忧问题的防范,崔丽丽还强调,发生问题后,平台之间的权责划分会变得十分关键,这将会关乎用户权益能否得到切实的保护与保障。

站在互联网创新模式的角度,崔丽丽分析,新型或是高维打法的企业在生态互联互通后会更占优势,但从流量视角分析,“当下平台企业都是多渠道布局,原有老用户的使用习惯基本成型,影响多会表现在对于新增用户的争夺方面”。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兴发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兴发报》社所有。未经《经济兴发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TMT新闻部记者
长期关注并报道TMT领域的重大事件,时刻保持新闻敏感,发现前沿趋势。擅长企业模式、人物专访及行业深度报道。
重要新闻线索可联系qianyujuan@eeo.com.cn
微信号:EstherQ138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