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酒的最后一波热潮?

郑淯心2021-10-20 23:20

经济兴发网 记者 郑淯心 10月19日,记者还未到达秋季糖酒会的入口,就看到路边发放资料的招商人员,资料上钉着一张小卡片,他们逢人便问:“茅台镇酱酒,了解下吗”?

小卡片上印着飞天茅台销售员的电话,记者随机拨打,对方告诉记者,2021年的飞天茅台暂时无货,但是可以买到去年、前年的,价格都在3000元/瓶以上。另一位销售人员的回答是,没有飞天茅台,但是有其它茅台,比如茅台迎宾酒。

会场里,品牌招商人员比代理商还要热情。当记者走到一个陌生品牌的展台时,负责人热情的介绍了起来:它是今年新成立的酱酒品牌,老板买了一家茅台镇的酒厂做酒体,还找人做了外包装设计,可是现在新产品还没有上市。他们来此的目的就是招商,一旦找到了合适的代理商,就能大面积铺货了。

在秋季糖酒会现场,酱酒还在保持两年来的热度,并未退却之意。2020年,行业内不少专家曾预测,酱酒行业除了大酒厂、大品牌、头部品牌占据主流外,还会涌现小众市场的机会。上述参展商就是瞅准了这样的“小而美”的机会。

然而,曾任贵州茅台酒厂名誉董事长的酿酒大师季克良在秋糖会上,给这些酱酒品牌商们泼了一盆凉水,他在现场呼吁,“希望大家在学习酱香型酒的时候,要充分考虑自然条件,不要随便学酱香型白酒,酱酒的粮耗要高一些,要珍惜粮食”。

资本的凉意,似乎也在袭来。2020年,A股“喝酒”行情高涨,而带领这波行情的正是贵州茅台为首的19家白酒上市公司,“茅台涨万物皆涨,茅台跌买啥都没戏”,茅台的涨跌成为二级市场买入卖出的风向标。今年不仅白酒股走势跌宕,仅在十月份,就有两家上市公司——众兴菌业和吉宏股份纷纷终止收购茅台镇酒企,酱酒的资本热潮要退了吗?

茅台不可复制 热度还能持续多久?

“躺着数钱”是过去两年,绝大多数酱酒生产商、代理商的真实写照,这无疑源于茅台领衔的酱酒热潮。茅台的原产地茅台镇也名声大噪,如果你买不到茅台,或者买不起茅台,不妨就选一款产自茅台镇的酒吧!

季克良并不认同这样的观点。离开茅台镇,搞不出茅台酒;可不是所有茅台镇生产的酒都是茅台酒。

他回忆往昔:多年前很多技术专家到茅台酒厂学习技术,当时到茅台很不容易,路远又不方便,全国各地酒厂的技术干部经常来茅台厂学,回去还是做不好,压力很大。

季克良介绍,从科学角度看,茅台酒的酿造是多菌种参与发酵,真正的核心力量不是人工,而是微生物。参与茅台酒发酵过程的微生物比较多,有酵母菌、霉菌、乳酸菌等等,这些微生物,它也有“个人”的爱好,有些喜高温,有些喜低温,有些喜欢氧气,有些厌氧,它们对营养成分的要求也是各不一样,有的喜欢碳源多一些,有的喜欢蛋白质多一些,差异非常多。

加之,影响微生物品种、数量、品种之间的量比关系的还包括海拔高度、温度、湿度、土质、水质、雨量、风力、风向等很多具体因素,比如茅台酒厂在河谷底部,基本上没有大风,有大风也在上面,不在下面,微生物不会被风吹走。

正因为微生物有不同要求、环境条件的细微差异,对微生物的最终形成造成很大差异,所以,季克良表示,离开了茅台镇,生产不了茅台酒。

从中国白酒的分布上,也可以看出白酒的地域特点,例如酱香型代表主要在长江以南,比如茅台、郎酒、武陵;浓香型代表主要在长江和黄河之间,比如五粮液、泸州老窖、水井坊、洋河、双沟、古井、宋河等;清香在黄河两岸,汾酒在黄河以北。

季克良称,白酒酿造体现出很明显的气候性,既符合科学理论,也符合实际,工艺不能照搬,要根据各个地方具体条件,对工艺进行研究和调整。

茅台本身产能有限,尽管茅台在扩产能,茅台始终处于供大于求的境地,记者从贵州茅台2020年报中看到,目前茅台车间超负荷运行。财报显示,茅台酒制酒车间的实际产能已经达到50235.17吨,远超42560吨的设计产能;系列酒制酒车间设计产能为25260吨,实际产能达到了24925.37吨。

尽管季克良表示,在茅台镇,也不是生产的酒都是茅台酒,但在生产运营端,酱酒的热度还在逐渐向下传导,郎酒等头部酱香型酒企忙着扩产能,新兴酱酒企业则忙着打造品牌。

10月14日,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在2021重阳下沙大典致辞中表示,20年(2002—2021年)来,郎酒没有一天放弃过扩产、储酒。在这条艰辛而坚守的道路上,郎酒用自有资金建成年产5.5万吨的酱酒基地和一座庄园、库存15万吨酱香基酒这一重大工程,并宣布将在明年投产。

郎酒强调,产能的提升不是简单的生产扩充,而是酿好酒。郎酒预计再用6—7年时间就可新增15万吨存酒,共达30万吨老酒储存,这些老酒通过生、长、养、藏四个阶段的严格存储老化,将成为郎酒未来发展的压舱石。

酣客表示,截至今年8月底,其已经达成了去年的销售额,今年扩大了销售团队,他们感受到酱酒需求量比往年提升了,而且旺季时间也比往年长。

有品牌商认为,茅台的稀缺性和价值是推动酱酒热的主要原因,但不是唯一原因,中高端消费群体已经习惯喝酱酒,酱酒还有很大空间。

但在这波空间里,每一个酱酒品牌都能分享红利吗?

秋糖和今年春糖相比,有小品牌表示招商更难,因此其招商政策比春糖更优惠。

资本离场茅台镇?

虽然只隔了不到半年,可是资本的态度已经变化。

春糖时,有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2017至2018年,他曾替资本找寻酱酒厂,只是生产基酒没有做品牌的茅台镇规模前十名酒厂,1-3亿元可以买下,现在十倍价格买不下,而且最重要的是有价无市,好的酒厂想自己做品牌,有品牌的酒厂现在不出售。

更有一度,今年五月,传言有企业将用400亿元资金在茅台镇收购酒厂。

转折点发生在今年八月,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价监竞争局发布《关于召开白酒市场秩序监管座谈会的通知》,有酒企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是座谈调研是征集看法,主要针对的是资本围猎酱酒,以及茅台酒价高涨如何控制的问题。近期有消息称要加大消费环节税收调节力度,扩大消费税征收范围,这也让一些资本选择了观望的态度。

仅仅在十月,两家曾经谋划收购酒厂的上市公司都停止收购,茅台镇酒企开始感受到了资本的凉意。

10月15日,天水众兴菌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兴菌业”)发布公告称,因市场宏观环境发生变化等原因,2021年8月25日,公司决定终止收购圣窖酒业。

众兴菌业称,公司与交易对方就终止涉及的相关事项进行了多次沟通协商,争取取得对方的同意。最终经多次反复友好协商,目前双方就终止相关事项达成一致。

今年6月,主业为食用菌的众兴菌业发布公告称,公司拟收购贵州茅台镇圣窖酒业股份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众兴菌业称,“白酒属于大健康领域,与公司主营业务相似。一旦收购成功,公司会进入白酒与食用菌双主业发展的阶段”。

无独有偶,10月19日,厦门吉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宏股份”)发布公告称,因市场宏观环境发生变化等原因,决定终止收购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古窖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古窖酒业”),交易双方就终止相关事项达成一致意见。

吉宏股份于2021年6月27日与自然人蔡啟俊、自然人王安签署《股权收购意向协议》,拟通过包括但不限于受让股权、增资等方式收购贵州钓台贡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钓台贡”)不低于70%的股权,进而持有古窖酒业资产。

吉宏股份同样表示,因市场宏观环境发生变化等原因,现吉宏股份决定终止本次收购,交易双方就终止相关事项达成一致意见。

“酱酒在经历了上半年资本持续升温后,开始进入降温期,尤其从8月份开始,金融资本的降温是客观存在的,而且白酒企业上市受阻窗口期可能会持续三到五年以上。”资深酱酒专家、权图酱酒工作室首席专家权图表示,金融资本降温、短线资本离场,对行业来说是在净化市场,降低酱酒行业的热度和炒作力度,降低酱酒泡沫形成的力度,促进长线产业资本的良性投资和酱酒市场的有序发展,“在大浪淘沙之后,留下来的都是产业的长期主义者和中坚力量,有利于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

酒业应正确看待资本热

在权图看来,酱酒的资本热降温并不意味着“酱酒热”降温,他仍然认为酱酒这一波热潮能持续20年以上。目前来看,酱酒仍然处在上半场。虽然今年可能遇到了一些复杂的局面,但酱酒赛道这个品类的规模会达到4000-5000亿左右,这其中一定有2000亿以上的纯利润空间。

宝酝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李士祎在秋糖一个活动中公开表示,酱酒市场已经进入到一个行业冷静期,过去随便一瓶酱酒就能卖的时代将会过去,整个渠道通过一年的疯狂,未来应该更近理性对待。

在中国酒类流通协会秘书长秦书尧看来,近年来,资本的酒业脚步已经越来越快、越来越大,因为酒行业是一个有价值的产业,对于资本是高回报风口、确定性机遇。

在酒业创新和投资大会上,秦书尧给出一组数据:2020年,中国酒业营收总额达到8353亿元,利润总额达到1792亿元,酒业每年上缴国家利税超过1200亿元,相当于修建一座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再加上六座北京南站,或者供辽宁号航母出海巡航48年,可为国家采购“复兴号”动车组700列。酒业横跨一、二、三产业,在各个环节为社会创造经济效益,酒类生产领域从业人数约有70万,而在流通领域,经销商、批发商、烟酒店、便利店、连锁店和餐饮终端等与酒业销售有关的商业单元合计超过1200万家,按每个流通单位有3人(与卖酒有关)估算,酒类商业为社会提供酒业岗位超过3600万个。

随着时代发展,酒业也在积极创新,无论是产业端还是市场端,新的技术不断被应用,新的产品、新的模式也不断显现。在此背景下,秦书尧提出,酒业也要积极关注资本。

秦书尧认为,在酒业变革过程中,资本无疑能够发挥强大的撬动作用,放大酒企的亮点,输出企业的价值,推动酒行业的高质量发展。

秦书尧介绍,2020年全国酒行业注册公司达7.2万家,较十年前同比上升了600%,行业有一大批的创新创业企业,他们有着快速发展成长、投融资对接、政策扶持支持的刚需,而在此之前这一群体并不为行业所熟知、重视。

如何实现可持续创新是所有企业面临的课题,产品、营销、技术、包装、传播等都需要持续不断的突破创新,秦书尧建议,酒企正确对待资本有利于长期发展。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兴发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兴发报》社所有。未经《经济兴发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大消费新闻部记者
长期关注大消费行业的市场发展和公司动向,擅长深度调查报道、高端人物专访和产业剖析。
线索请联系:zhengyuxin@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