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金的2021

杜涛2021-11-05 17:51

经济兴发网 记者 杜涛 从金融街到车公庄,再从车公庄到金融街,金永祥(下称,老金)花了一年的时间将自己在金融街的办公室重新装修了一遍。

在车公庄办公区,老金和开心麻花做邻居,对于他在金融街的办公区,以前觉得能用就用,毕竟天天跟地方政府打交道,觉得朴素也是一种挺好的风格,还没有污染。

后来,在一位部委领导的提醒下,老金下决心重新装修自己的办公室,“本来还想把邻居的房子租下来,邻居不租给他,也想过换个地方办公,又怕圈内说老金在金融街呆不下去了。”

已经是政府投融资咨询行业领头羊的老金,在很多方面都有自己的考虑和顾忌。让老金重新装修的底气来自于其公司业务的逐年增长,用老金自己的话来说,这也是算是公司成立25周年的一个自我肯定。

在大岳咨询的两个办公地点,都放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有三个人, 当时的老金才37岁,大岳咨询刚刚成立五年,彼时的老金兴奋的搂着他的两个合伙人,很珍惜共同度过了五年。

五年,对于中国的任何一个人,一个公司都是比较有纪念意义。在过去5年里,今年是最平静的一年。老金认为今年的平静是在未来的新一轮增长做铺垫。

当然,老金以及大岳咨询平静的2021年,是相对前几年的跌宕起伏和惊心动魄,是比较平静的一年,所有的员工都在按部就班的做事情。

11月初,在金融街,老金新装修的好的办公室里,这个办公室比以前的更大更亮。但是此时的他对2021年的判断似乎和平静没有什么关系。“2021年是个转折年,这个转折不是针对大岳的,大岳只是时代的产物之一。我认为转折是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这个时代的转型。”

这个时候,老金习惯性的停顿了下,似乎给记者一个思考理解的时间,此时的他习惯性的去桌子上摸梳子,而梳头发是老金思考之时的习惯动作之一。

其实,他在思考的是转折中他的公司该怎么做?想的是如何适者生存,顺应潮流,才有生机。如何顺应潮流,融入时代,这是整个2021年老金一直思考的问题。

老金认为,在此之前,中国经济发展有两个动力源,一是加入WTO以后外贸高速发展,中国融入世界。另一个便是城市化带动的城市土地增值,现在来看,这个也在逐渐达到顶峰。

乡村振兴和共同富裕,老金觉得未来会对中国有着深远的影响。

未来的发展机会在哪里?老金认为是乡村振兴。

5年和25年

今年是大岳咨询成立25周年,但是最近的这五年,他们真是过的跌宕起伏,惊心动魄。

2017年,中国的PPP(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正处在高潮,2016年的老金感觉有泡沫的风险,想控制速度都控制不住,每天都有平均三四个项目签合同,2017年老金签合同800多个,合同额近10亿元,员工500多人。

但是,到了11月,画风急转直下。

10号、92号文等一系列规范PPP发展的文件出台,PPP开始直线下滑,老金在2018年的业务更是备受打击,2018年合同额大幅缩水,直接降幅50%,变成5亿元左右,员工减少到430多人。

2019年老金的业务也没有好转,合同数量依然下滑,虽然下滑速度变缓,但营业额仍进一步下降到4亿元左右,员工人数降到400人左右。

2019年年底,也是老金的最低点。“其实,在2020年上半年,因为疫情还是走了一小部分人,当时大家觉得国企央企会更稳定更安全。”

此时的老金的转型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在之前,2018年业务大幅下滑之时,老金团队的合伙人都已经开始讨论转型的事情了。

老金回忆,当时人心惶惶,由于PPP业务占比达到营业额的90%多,PPP被误认为是隐性债务,主要业务受到打击,这个时候不仅团队人心惶惶,老金也非常紧张。在当时,为了应对业务下滑,在2017年决算的时候,留出2亿元的资金留下来,万一未来业务不好,保证发放工资。

老金制定策略时分析,当时新人占比很多,能力不足是个需要正视的问题。其次,市场断崖式下跌,确实是需要转型。

但是,对于如何转型,老金的看法和其员工的看法还是有所不同。员工所期望的转型是换行业,换赛道,不能依靠PPP吃饭了。但是老金并没有马上做出转型的决定,在焦虑伴随了他两个月后,他同意转型。

“必须转型,不转型员工跑光了。”但是现在感觉,老金有些忽悠他的员工了,老金当时提出转型不是逃跑,他提的转型首先是能力转型,就是个人能力转型、公司能力转型,无论转到哪个行业,能力都要跟得上。

也就是说,在能力建设和换行业之间,优先选择了前者。

老金认为,业务转型分两种,第一是自上而下的转型,其次是自下而上根据客户需求转型。老金的公司精力主要放在员工和公司能力建设,员工则是要去看他们各自的客户需要做什么?

后来老金的业务的从原来的PPP为主扩展到三大类25种业务。三大类型是投融资咨询、管理咨询、工程咨询。从PPP咨询回到业务的整个链条,归根到底,是围绕客户也就是地方政府以及其控制的国企和平台公司进行业务扩展。

虽然2018年决定转型,但是2019年的大岳咨询,业务依然继续下滑,合同数量、业务额度和员工数量,在这一年到了最低点。

幸运的是,2019年出现了一些好的变化,转型后的好多新的业务类型都出现了,比如管理咨询、工程咨询之类的,当时的业务量占比并不大,但是新业务的团队也在逐渐形成。

2020年疫情的突然到来,却让老金缓过来了。其实在疫情的前半阶段,老金虽然有些担心,但是对业务更有信心,他的信心来自当年“非典”的判断,在非典之后,中国进行大规模的基建投资。而他当时判断,新冠疫情之后,中国依然会进行加大投资,稳定经济。

此时,有高管成员提出过降薪和裁员的问题,老金不为所动,他说“若是需要,一定要等其他同行先降薪和裁员半年之后,才会考虑跟进。”

新的业务,在2020年开始成熟,占据的营业规模也在逐渐扩大。老金透露,2020年的合同额相比2019年增加了57%,员工增加了接近100人。

老金觉得,相应的能力建设也完成了,员工的工作经验平均增加了两年半左右。能力和经验相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提高 。更重要的是经历了低潮,对风险的心理素质有了很大提高,对客户的有更成熟的应对经验,对公司更有信心。

大道无为

老金的金融街办公室在墙壁上挂着这样的一个横幅-大道无为,老金的微信中也有这样的四个字。

他认为“无为才是有为,我无为员工才会有为。”

老金已经有十多年没有亲自去做项目了。每天在办公室的老金,有些像个招财猫似的吉祥物,是公司的标志。谋划,营销,制度和文化才是老金重要工作之一。

每天早上老金会处理一下微信,十点左右到办公室,给管理部门的总经理布置下任务。他基本是对结果下手,要求结果,对员工怎么做业务关注不多,他特别关心的是员工对公司价值观的认同,会不时抽查他的总监和员工唱公司歌的情况。

“每天100多个项目团队在外面做业务,要是直接管理的会管死,都不会干了,公司肯定没有活路。公司要求的是价值的一致性。不管怎么做,事情要做好,客户要认可,公司看结果。”

老金管理员工就一句话,在五个城市有处长认可你,你就是合格的项目经理;在五个城市有局长认可你,你就是个合格的总监。“我员工个个生龙活虎,即使是那些著名的老金的几大‘金刚’,也能够让你感觉他们有大岳的气质,但每个人好像都有自己的特点和行为方式。其实,也没想过把员工都管成自己的样子,员工都东施效颦会一事无成。”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兴发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兴发报》社所有。未经《经济兴发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财税与环保新闻部主任
长期关注宏观经济,财政、货币政策领域。主要关注财税、金融、审计、环保、PPP、大工业等相关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