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轻人热衷“反内卷”,企业主会妥协吗

任晓宁2021-11-12 14:01

经济兴发网 记者 任晓宁  作为第四个上台讲脱口秀的人,东方雨虹集团招聘总监孙仙宏感到压力山大。

她有点紧张与不习惯,她的日常生活是坐办公室,筹备招聘会,面试,谁能想到,现在还要和年轻人一起在台上PK脱口秀。

她坚持着来了,毕竟,这是年轻人喜欢的方式。身为一个经验丰富的HR,她也需要与时俱进。就像她总结的那些,以后招聘信息要照着商业计划书去写了,一切都是为了吸引年轻人。

是的,吸引年轻人。中国有2.6亿Z世代年轻人,企业主们都渴望让优秀的年轻人加入公司,但现在,年轻人太难讨好了。

京东招聘部聚餐的时候,都会点一道烤鸽子,他们狠狠的说,我把鸽子都给烤了,不信你还会飞走放我鸽子。这背后有一个让HR熬秃了头发的现实:即使给出了offer,依旧有50%以上看中的人会拒绝入职。这与企业规模没有关系。创业公司的人会被大厂吸引,大厂人会被央企国企吸引,央企国企看中的人,会被留校机会,或者国外实验室机会吸引。即使花大力气、大价钱招进来,年轻人一言不合就会迅速离职,北京大学社会学博雅博士后陈龙用一个段子形容:“90后离职原因是,领导骂我,我不爽就离职。00后说,这领导不听我话,我就离职。”

当代年轻人,在乎钱,却又不只在乎钱,他们想要自由,想要话语权。对于习惯70后、80后的企业主来说,他们可能也需要做出改变。

今年下半年,字节跳动、快手取消大小周,腾讯启动965工作制,朝九晚六上班,每周上5天。字节跳动启动1075工作制,早10点到晚7点上班,每周工作5天。11月5日,腾讯推出员工退休计划,减小程序员35岁职场焦虑。零零总总可以总结为一句话:让员工少加班。

“这个趋势是向好的,以往大家可能会以996为代价,拼规模、拼发展速度,但现在整个大趋势,都不鼓励公司996,我认为这本身就是一个良性的信号。”智联招聘集团执行副总裁李强接受经济兴发网记者采访时说。

 这一届年轻人不好“骗”了

10月14日,“秃头才能变强”制作了一个“公司作息表”文档,在互联网员工群体中掀起汹涌波涛。这个表格主题是互联网大厂作息时间,包括腾讯、阿里、美团、华为、拼多多等多家公司不同部门的真实工作时间,文档细致到午饭时长、上下班打卡时间、周末加几小时班,以及工作氛围,老板是否会PUA,部门是否内卷等详细信息,有几千个在这些公司工作的人填了表格。

“秃头才能变强”是一个年轻人。这个表格的共同发起者有4人,年龄在1996-2001年不等,他们都是曾在互联网大厂技术岗实习且正在秋招的应届生,学历从本科到硕士不等,均拿到了多个大厂的意向书。但他们发现,互联网企业工作时间不透明,对于校招生而言,工作时间是选择offer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因此制作了这份文档。

更早些时候,裸辞学、躺平学在年轻人中流行,两年前的提出反抗996的人,也是年轻人。GitHub上“996.ICU”项目发起人,是一对90后创业夫妻。

在反内卷的浪潮中,年轻人是中流砥柱。

“内卷”这个词在年轻人中已经泛滥。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硕士何笑漪跟室友写论文,多写两千字,室友会说,你看你卷起来了。跟闺蜜出去化了个妆,闺蜜也会说,你又卷起来了啊。在他们中间,这种调侃也是善意提醒,提醒对方以及自己,千万不要卷。“有的老板特别喜欢画饼,谈理想,还希望员工内卷,那这家公司应该去做卷饼。”11月10日下午脱口秀式“液态职场”研讨会现场,作为年轻人代表,何笑漪这样调侃。

同是北京大学社会学学生,博雅博士后陈龙发现,当代年轻人在职场中越来越潇洒。他讲了一个段子,“90后离职原因是,领导骂我,我不爽就离职。00后说,这领导不听话,我就离职。”虽然段子有些夸张,但在职场中,拥有更多选择权的年轻人,对公司要求正在变高。

年轻意味着他们的机会很多,不一定是好机会,但数量上他们有足够选择。并且,年轻人大多是独生子女,有父母爷爷奶奶,不少人每月生活费比工作后的工资还多,看不上公司给的那点钱,就更不愿意受老板的气,大不了就换个工作。

与70后、80后相比,这一届年轻人更加理性,公司出多少钱,我就干多少活。加班也可以,加钱。陈龙觉得,被996内卷的职场,终究顶不过Z世代的群体反抗。

 来自企业方的忧伤

NBCUniversal中国及亚太区人力资源副总裁詹唯俭,有个小朋友最近拒绝了一家大公司的offer了,拒绝原因让他印象深刻。

这个小朋友说,面试的时候,HR都不直接叫应聘者名字,而是发来一个号码牌,就像银行柜台一样喊号说,10号你去3号房间,他觉得,没有得到尊重,这不是他要去的地方。

9到11月是校园招聘旺季,也是HR熬秃了头发的日子。孙仙宏最近剪短了头发,她自嘲说,说不定再过不久,就需要戴假发了。

现在校园招聘对应的人群正是Z世代的学生们,这些人比老职场人更“难搞”了,“95后、00后新职场人跟老职场人相比,钱不再单纯是他们考虑工作唯一的目标,你跟他谈钱,他跟你谈理想,你跟他谈理想,他跟你谈自由,HR跟他谈自由的时候,他离职了。”

京东集团雇主品牌负责人王盛通调侃说,最近已经到了“各厂开奖”的时刻。开奖意味着不确定性。发了offer,会有50%的机会被放鸽子,无论多好的企业都会面临这些问题,比如一些创业公司的人会被大厂抢走,大厂的人会被特别好的央企、国企抢走,很多很多人会被留校,或者国外实验室的机会吸引。

京东招聘部同事聚会,经常先点一盆菜叫烤鸽子,他们会碎碎念:我把鸽子给烤了,你还会放我鸽子飞走吗?

京东已经专门设置了雇主品牌岗,原因之一就是招聘现场,学生到场率越来越低。有HR发现,整体市场上,校园招聘的学生到场率每年大致会以20%-30%的比例降低。对这个现象,学校着急,家长也急,教育部、人社部也急,企业更急,但就学生不急,学生们越来越躺平了。

“现在真的是时代变了。”王盛通感慨。

以前的招聘现场,学生人山人海,完全不是这样的。孙仙宏把近20年招聘工作分为3个阶段。20年前,70后、75后为主,他们谈钱会害羞,面试完了,才怯生生询问薪酬是多少,是可以用奉献与稳定吸引到的人。10年前,80后、85后求职就业的年代,他们认真谈钱,玩命工作,加班最多,关心的是年薪绩效股权,钱即正义。到现在,90后、95后,他们对工作的要求升华到了精神层面。

“当供不应求时,钱当然很关键,高薪当然有吸引力,但吸引力对于95后,没有那么大吸引力了。”年轻人想要的,是能否跟企业同频共振,能否更加自由,有更大话语权。996、007已经不奏效了。

现在,不是雇主一声令下千呼百应的时代,而是Z世代挑选公司的阶段。年轻人的想法是,他们在企业工作,但服务的不是钱,也不是企业,而是他们自己。孙仙宏调侃说,以后招聘信息要照着商业计划书去写了。

 谁是最后的赢家

企业们正在尝试妥协。

今年下半年,以字节跳动、快手、腾讯、小米为代表的互联网大厂刮起“反内卷”风,先是取缔996、大小周,再是推出股权激励、高额房补等福利政策。以前,大厂员工996、007,现在,大厂员工想加班需要提前申请,每天最多加班3小时。11月5日,腾讯还推出员工退休计划,首提“退休”送现金+期权大礼包,以消解互联网从业者普遍存在的35岁焦虑。

“这个趋势是向好的,以往大家可能会以996为代价,拼规模、拼发展速度,但现在整个大趋势,都不鼓励公司996,我认为这本身就是一个良性的信号。”智联招聘集团执行副总裁李强告诉记者。智联近期与北京大学社会调查研究中心发起“2021中国年度最佳雇主”计划,希望为求职者提供“好雇主”、“好工作”的有效标准,挖掘雇佣双方在当下更被对方接受的互动、协作方式。

其实,尽管互联网企业的996、大小周总会引发关注,但根据智联招聘统计数据,互联网企业已经算得上是好雇主了。2021中国年度最佳雇主百强榜单中,互联网企业数量依旧不少,因为,与数字化相关的企业,竞争相对比较激烈,在竞争激烈的前提下,互联网公司对员工的友好度其实比其他企业更好更高。

也有HR经历过996的阶段。这位HR觉得,当公司处于初创期,面对一个特别大的机会,需要很快速去做出成果,在某一段时间之内需要大家特别拼的时候,996可以理解。但是,当业务进入常态化后,公司运营有节奏以后,为了996而996,是不能提倡的。

加班与否,更关系到一个公司对人才的态度。“人就是公司的资源,你如果不断取用资源,而不让他休息和补充,他会枯竭的。”詹唯俭认为,一个企业最好的人力状态,是把员工照顾好,使得他们能够不断地有创造力,不断地有能量,这对企业来说才是好事。“员工提供给公司的不仅是他的时间,更重要的是他的生产力和创造力,以后随着社会的发展,创造力能产生出来的价值是越来越多的,所以怎么样照顾好员工,让他持续有生产力创造力才是比较重要的。”

李强告诉记者,在年轻人反内卷的大潮下,首先要面对的问题是,企业愿不愿意与个体员工建立长期发展关系,而不是短期的。他发现,很多企业现在已经做出了选择,把更多时间给到员工,希望员工拥有自己私人时间,也希望员工不断学习,投资自己。这也有助于企业与员工的关系,从双向对抗走向双向奔赴。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兴发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兴发报》社所有。未经《经济兴发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TMT新闻部资深记者
关注并报道TMT(科技、传媒、通信)领域重大事件,擅长行业分析、深度报道。
联系邮箱:renxiaoning@eeo.com.cn
微信号:tangtangxiao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