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货主播的“阿喀琉斯之踵” 电商直播产业再释放强监管信号

钱玉娟2021-12-21 16:13

经济兴发网  记者 钱玉娟 12月20日下午,“薇娅偷逃税被追缴并处罚计13.41亿”的消息一经发出,瞬时引发全网热议。

陈铎(化名)是计划参与薇娅年货节直播带货的某零食品牌商家之一,他寄希望在年尾的这场带货直播后“好好过年了”,没想到一切成了泡影。

“会不会迅速考虑进其他主播直播间?”面对记者的发问,陈铎也拿不定主意。

截至记者发稿前,除了薇娅、雪梨,从新华社发出的报道可知,已有上千名网络主播在主动自查,补缴税款。

陈铎感受到的是,接下来的电商直播产业,会进入一段严肃整改期。“税务核查确实是一次整顿。”但在浙江税务体系中工作的徐志(化名)看来,这一过程是电商直播行业规范税收秩序必须经历的。

超级头部主播

虽然犹豫,陈铎还是在20日晚间蹲守在淘宝直播平台,看另一位超级头部主播李佳琦的带货情况。

不少网友涌入李佳琦直播间,评论中多喊话“老李头千万要好好的”。当天下午,主播薇娅直播间宣布停播后,李佳琦直播间所属公司美腕(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曾回应记者称,“业务正常进行中。”

当问及针对李佳琦进行的税务核查是否结束且无问题时,上述人士答,“我们确实一直非常本分,这点请放心,一切正常。”

自家产品也曾进入过李佳琦直播间,陈铎并不担心带货销量,时下他更关心这位头部主播,在未来时间里“是否安全”。

记者看到,20日晚李佳琦直播间的观看量达3803.9万人次,而这一数字在其前一天直播观看量基础上,直接翻了一番。要知道,李佳琦日常规律直播时的观看量,多保持在2000万人次出头,除非像2021年双十一、双十二这样的大促直播中,才会“超常表现”,观看量往往突破4000万以上。

显然,一个超级头部主播的“消失”,更多流量加速聚集于另外一位主播身上。陈铎觉得当晚的数据并非常态,而且很多粉丝进入直播间,“目的不是购物,反倒刷评论者多。”

就在20日晚,记者就直播间被封禁,是否给带货排期中的品牌商带来损失,以及有否需要赔偿等问题,采访了谦寻集团高级副总裁、薇娅直播间负责人古默。

“我们都不会要求商家刻意备货,都是大品牌正常库存”,古默透露,“大品牌库存本身就充足”,他表示,即使直播取消并不会给品牌商带来太大影响。

尽管曾和大主播合作过的品牌商张先生告诉记者,主播停播或不播都不需要赔偿品牌商,但他忍不住吐槽“找大主播合作带货,坑太多”。

除了坑位费,还要销量扣点,“不保证销售,退货率有的还过高。”他透露,还有不少商家通过直播带货刷单,“基本都赔钱”。

一位不愿具名的财税领域专家清楚,坑位费的高低取决于带货主播的“名气”,但他分析,“主播的‘脸’虽然是个人的,坑位费与其成立的企业没有关系,但个人不能采取‘分身魔术’成立多家企业以逃避国家税收。”

很多网络主播,名下都有多家公司,在上述税务专家看来,“对个人提供名义、形象而取得的所得,按劳务报酬所得项目计算纳税,不能‘变通’为个人的经营所得。”

偷漏税问题背后

徐志曾实地走访、调查所在地的电商直播产业,当他亲自走进主播直播间,现场观看带货的全流程后发现,“网红主播非常忙,一般会签约在一个公司名下,所以以几个纳税人身份取得收入的主播,明显就是造假的。”

即便主播会飞到不同的城市、地方去直播带货,这种“换场子”背后,是否可以不同的企业或工作室身份去做事,“不可能。”徐志认为,一个自然人不可能在长时间的档期下,在不同的市场主体里从事活动,换句话说,“我们都是自然人,不是孙悟空,没有分身术。”

接近直播带货产业的兴发人士杨乐乐印象深刻的是,有媒体问薇娅“什么时候会停下来?”,而这位淘宝直播的带货女王答道,“可能有一天身体不行了吧。”

杨乐乐感慨,“谁曾想税务会成为‘阿喀琉斯之踵’。”

就在宣布当日直播取消后,薇娅在随后发出的致歉信中表示,“完全接受税务部门依法对我做出的相关处罚决定,并将积极筹措资金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补缴税款、滞纳金和罚款。”

基于了解,杨乐乐对薇娅直播间所属的谦寻(杭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行业里的口碑有所赞誉,“一直不错”,她也觉得薇娅作为主播代表,确实对商家侧和产业链侧带来不同程度的改变。

谦寻(杭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薇娅的丈夫董海锋也在致歉信中写到,“我深知我们在税务上并不专业,因此聘用所谓专业机构帮我们进行税务统筹合规,但后续发现这些所谓的合法合规税务统筹均存在问题。”

这一信息让徐志建议,谦寻或薇娅事业部的法务人员,可依据签订税务统筹协议时的风险约定,对负责税务统筹的机构提起诉讼。

记者也采访到了上海保华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潘丽娜,她则依据《劳动法》相关规定说到,若聘用的劳动者有严重失职行为,用人企业不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且可要求劳动者赔偿损失。

而记者在谦寻发布于猎聘网平台上的100个需求岗位中看到,不仅有两个法务总监的招聘需求,还包括税务经理的招聘,其中对税务经理的要求是,可以建立健全公司税务风险管理体系,还需要负责税务合规工作,处理税务检查、稽查事项,降低财税风险等工作。

不只是行业被强监管

对于高收入行业企业及人群,全国范围内自今年7月起就展开了税收督查。直到今年9月,国家税务总局专门印发通知,明确网络主播2021年底前,能够主动报告并及时纠正涉税问题的,可以依法从轻、减轻或免予处罚。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大学电子商务法研究中心主任薛军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我国税收相关的法律法规,不论任何人都要严格遵守,主播的直播带货既然是一种经营活动,加之头部主播的收入趋高,纳税义务也自然要依法履行。

动辄一场交易额以千万元、亿元计算的直播带货,其中最为关键的带货主播,也自然成为了高收入群体。当监管机构要对这类人群进行税收治理时,镁光灯也直接打向了在淘宝直播、抖音、快手等平台上,成为超级头部主播的人。

徐志告诉记者,雪梨是被直接核查的主播,这一案例发出时,“让圈内人都闻风而动,展开了自查。”据其透露,大部分主播是在“自查+被动核查”。

“自查是主动机会。”徐志知悉的是,目前还有几个所涉金额较大的主播还未公布,后续各相关税局会逐一公布。

杨乐乐觉得直播带货合规化行动将马上展开,“业务模式和费用等都会有所调整。”她预判,原本的直播带货分佣模式,在今后未见得会盈利,这将促使大量MCN机构的商业化结构发生变化。

税务核查“风暴”下,头部主播既然如此,让外界对整个电商直播行业看衰,徐志却有不同看法,“电商直播这个行业不会倒下,依然会发展,而且更健康的发展。”

谈及直播带货,徐志将其视为原来电视购物的一种发展过程,“推销方式并非一成不变,随着时代、技术和媒体的发展,是否有更新的形式出现呢?”从当下来看,直播带货模式和生态既存在天然缺陷,也滋生了较多问题,“确实要变”,但这个过程同样需要时间。

薛军觉得,“国家慢慢强调,对于电商领域的税收稽查和征收工作,也是线上、线下公平的一种体现。”

当然,“带货主播偷漏税现象完全不是个案。”中央财经大学数字经济融合创新发展中心主任陈端分析认为,电商直播行业快速发展过程中,前期存在灰色地带,从而引发了行业通病。

对于此次相关部门直接从最顶流、头部主播入手,实施监管、核查,在陈端看来,这其实是对行业释放出一个强烈的监管信号。

当然,强监管并不单单作用于电商直播、直播电商领域,在当下数字经济时代,所有行为都会留痕且可追溯。这让陈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建议,对所有企业、社会组织以及个人等行为主体而言,都应是一种警示。“不要存侥幸之心,要按规则、规矩去做事,这才是行稳致远的根本。”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兴发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兴发报》社所有。未经《经济兴发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TMT新闻部记者
长期关注并报道TMT领域的重大事件,时刻保持新闻敏感,发现前沿趋势。擅长企业模式、人物专访及行业深度报道。
重要新闻线索可联系qianyujuan@eeo.com.cn
微信号:EstherQ138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