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闯”年关:霸州缘何钱紧至此

陈月芹2021-12-31 21:43

(图片来源:东方IC)

经济兴发网 记者 陈月芹 2021年12月17日,国办督查组的一则通报,揭开了河北省霸州市大面积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问题,让这个位于京、津、冀三角地带的小城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一位霸州市某镇政府人士透露,近半个月以来,霸州市、镇、村多级部门都处在紧张状态,镇政府相关负责人被廊坊市纪委叫去谈话。

据廊坊日报,国办督查组通报当晚,廊坊市第七届市委常委会召开2021年第15次会议,表示,将在全市范围开展为期两个月的“三乱”整治专项行动,并立即启动问责程序,责成廊坊市纪委监委查清事实、厘清责任,对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按规定启动问责程序。

2021年12月29日,应急管理部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执法行为严防以安全生产执法检查名义乱罚款的通知》,再次点名霸州,警示各级应急管理部门要树立正确的权力观、政绩观,从思想上解决为谁执法、为谁服务的问题;同时,立即排查整治运动式逐利式执法检查,严格落实罚缴分离、收支两条线等制度,严禁下达罚没指标、严禁将罚没指标与所谓部门利益直接或变相挂钩等,坚决杜绝“为了处罚而处罚”“以安全检查执法名义实施摊派”等收费式的逐利执法。

一位霸州城区的村街书记向经济兴发网透露,此轮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中,霸州市城区由综合执法大队负责,非城区由乡、村内部干部执行。这位村街书记所管辖范围的商户门前正进行雨污分流工程,“门店、饭店基本上都停业了,执法大队还没收到我们这儿”。

对于霸州市被通报一事,该村街书记称自己很矛盾,一方面是大面积乱摊派的“刮地皮”行为有点过激;另一方面,“整个霸州市财政很紧张,没有其他法子了,否则谁会无缘无故去收这钱”?

霸州缘何钱紧至此,为何选择伸手向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进行集中罚款、摊派、收费,诸多问题仍然待解。

大幅短收

经法定程序对原定预算收支进行调整,是预算执行过程中保持收支平衡的基本手段。霸州市人民政府官网显示,近三年来,霸州市先后四次调整财政收支预算方案,均提到“受房地产限购影响”。(详见经济兴发网报道《小商户挨个领罚背后 霸州的地不生钱了 》)

2021年12月24日,经过两次调整后,2021年霸州市一般公共预算较年初短收8200万元,政府性基金收入预算从年初54.89亿元调整为6.24亿元,降幅超过88%。霸州市财政局直指政府性基金特别是下半年土地出让收入大幅减收是主因。

据霸州市财政局数据,2021年上半年,霸州市政府性基金收入仅为1.4亿元,较上年同期减收13.1亿元。

一位南方某市财政局人士表示,政府性基金最大来源是土地出让收入,年初进行预算编制时,一般按照土地供给情况,预计全年可以卖多少地,收多少钱,以此制定收入预算。但2021年下半年,恒大等房企爆发流动性风险以来,多地土地滞销,很多省市土地出让收入锐减,霸州并非个例。

一位房企投资人士透露,2021年,其公司在霸州拍下30多亩宅地,土地出让金可以先交一半。2020年初,霸州市发文:疫情期间,购地企业可分期、缓缴保证金和土地出让金,一定程度上导致政府基金收入短收。

早在2019年12月17日,霸州市财政局表示,当年预算执行中,受减税降费政策、淘汰落后产能、房地产限购等诸多因素影响,霸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大幅减收,“无法完成年初预算,然而各类刚性支出需求有增无减,财政收支矛盾更加突出”。

一位霸州公务员表示,其所在单位工资正常发放,但2021年停发了绩效工资,每月到手约4000元,全年收入减少近3万元。

前述房企投资人士透露,2019年底,其所在公司拿下霸州市100多亩地,主要因当地有关部门表示财政没钱,让开发商拿地,以保障机关单位的工资发放,“华夏幸福拿一部分,荣盛拿一部分,保证(机关单位人员)能过年”。

上述村街书记直言,自2016年霸州市进行钢铁去产能以来,大钢厂搬离,当地已经没有能贡献较高税收的支柱性产业,大部分财政收入需要靠卖地,“没有房地产做依托,经济很困难”。

在钢厂烟囱不再升起白烟的几年,霸州经济开发区陆续引进北京稻香村、海底捞、益海嘉里等食品加工产业企业。

该村街书记透露,经济开发区主要由华夏幸福开发,上述食品加工厂是由华夏幸福招商而来,这些制造业工厂贡献的税收“比起钢铁、房地产微不足道”。

该村街书记所在区域明显感受到了霸州楼市下行压力。2017年,村内两个棚改项目出让给两家霸州本土房企征地拆迁,4年过去,500多亩地仅整理出80多亩,楼盘“卖得非常费劲”。

“每平方米5500元,还送两个车位和一个储藏间,赠送的车位可以购房后退给公司,返10万元现金。”该村街书记理解开发商很需要钱,春节前工程款、工人工资等各方面的钱待还,目前只能降价换量。然而,价格一再降低,客户持续观望,开发商更不敢拿地了。

钱从哪来

前述南方某市财政局人士查看完2020年霸州市预算收支完成情况后指出,一方面,霸州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结构存在一定失衡,其中税收收入实际完成9.1亿元,非税收入完成11.28亿元,非税收入占总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55%;

非税收入指除税收以外,由各级政府、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等依法利用政府权力、政府信誉、国家资源、国有资产等取得的财政性资金,包括罚没收入、国有资产有偿使用收入、以政府名义接受的捐赠收入等。

另一方面,霸州全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幅达17.2%,其中税收收入同比减少8.5%,非税收入同比增长51.6%,非税收入快速增长对全年增收起较大拉动作用。

“对政府来说,税收才是真金白银的钱,一般占财政收入的大头,非税收入作为补充;非税收入是部分城市修饰业绩容易操作的部分。”该南方某市财政局人士表示,用非税收入大幅增长来“冲高”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只是一次性的,和税收收入相比不具有可持续性。

2021年,霸州市上半年预算执行情况显示,上半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累计完成19.5亿元,完成年初预算的66.1%,同比增幅为20.4%,高于2020年17.5%的增速。其中税收收入11.2亿元,占比57.6%;非税收入8.3亿元,占比42.4%。

霸州市财政局局长孟宪国也指出,上半年霸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虽过半,但一次性收入较多,对后期财政收入的可持续性增长不具备拉动能力,若将一次性收入剔除后,上半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累计完成仅为9.9亿元,仅完成全年预算目标的33.5%。

为“全力以赴组织收入”,霸州市财政局明确,下半年将深挖税收潜力,并强化非税征管,其中包括积极盘活和处置国有资产,“进一步完善非税收入征收管理办法,抓好乡镇非税收入管理,确保应收尽收”。

据国办督查组通报,2021年10月,为弥补财力紧张及不合理支出等产生的缺口,霸州市在6月已经完成非税收入预算7亿元的情况下,向下辖15个乡镇(街道、开发区)分解下达了3.04亿元的非税收入任务。

11月,为进一步促进乡镇加大非税收入征收力度,霸州市印发《全市经济运行工作考核细则》,设立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情况考核,明确税收收入得分权重为20%,非税收入得分权重为80%。

多重政策推动之下,10月1日—12月6日,霸州市15个乡镇开展运动式执法,罚没收入6718万元。

钱花哪了

从2020年霸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支出表来看,最大支出为教育支出,同比持平;第二大支出为节能环保,同比增长3倍,霸州市财政局在附注中解释,主要是因为上级下达霸州市前进、新利两大钢厂去产能专项资金。

同比增幅最大的是“资源勘探工业信息等支出”,实际支出4.87亿元,同比增长超过20倍。霸州市财政局解释称,主要是霸州市财信城市建设投资开发运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财信城投”)注资支出。公开资料显示,财信城投是霸州市财政局独资子公司,于2020年9月25日以2亿元竞得霸州市岔河集乡324亩工业用地。

按照2021年初安排,霸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为74.25亿元,其中26.25亿元为人员经费,占总公共预算支出的35%;项目支出45.65亿元,占比约61.5%。“人员经费和日常公用经费是为了保运作,很难压降;而项目支出一般是城市基建项目等投入。”南方某市财政局人士表示。

此外,该人士进一步说明,霸州计划用于2021年债务还本支出的预算为1.68亿元,这一债务还本支出对霸州而言,属于合理区间。

从2021年一般公共预算平衡表来看,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9.5亿元,而包含人员工资等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已经达到74.25亿元。

为了预算收支平衡,霸州市财政局申请并获得上级补助收入12.9亿元,且安排调入资金33.24亿元。其中,调入预算稳定调节基金2亿元,政府性基金调入31.24亿元。

前述财政局人士解释,预算稳定调节基金也称为“赤字基金”,是指各级财政通过超收安排的具有储备性质的基金,用于弥补短收年份预算执行的收支缺口。一般公共预算和政府性基金是两本账本,但必要时可以调用,霸州此举是用卖地收入为主的政府性基金,填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缺口。

国办督查室通报称,霸州市开展“三乱”执法目的,一方面是为弥补财力紧张,另一方面是弥补不合理支出等产生的缺口。

在12月24日第二次调整的财政预算方案中,霸州市财政局称受疫情持续反复、宏观经济形势下行、房地产行业低迷、土地出让收入缓缴等影响,财政收入短收,为确保年末收支平衡,再调入预算稳定调节基金及盘活存量资金4.56亿元弥补短收,同时调减支出预算18.65亿元。

负指标前行

2021年5月19日,原霸州市市长王斌担任霸州市委书记,原永清县副县长田军任霸州市委副书记、代市长。

8月11日,霸州市召开全市经济推进及“八大攻坚战”动员会议,宣布吹响“大干三季度、决胜下半年”号角。

10月4日,霸州市召开领导干部大会,强调决战四季度、打好翻身仗,“大干三个月、决胜一整年”。

据通报,9月,霸州市政府办公室印发《霸州市非税收入征管工作考核奖惩办法》,违规提出将非税收入与征收单位支出挂钩,并将非税收入完成情况纳入乡科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绩效考核。10月,霸州市向乡镇下达超3亿元的非税收入任务。

11月30日,“霸州发布”发布题为《正视差距 加快发展》的文章,文中把霸州放在廊坊范围内比较,“曾经与霸州市属于同一起跑线的三河,已经远远把我们撇在后面;原来把霸州市当成‘老大哥’的固安、香河、大厂等县,纷纷加快发展步伐,超过了我们;文安、永清、大城等县加速发展的态势也已经形成,正在拉近与我们的距离”,直言“标兵渐远、追兵渐近”,形势严峻。

一位原国土资源部人士坦言,霸州乱摊派乱征收并非个例,背后折射出以钢铁、煤炭等能耗产业为主的市县“去产能”后,经济发展过度依赖土地、房地产的现状,2020年下半年楼市遇冷,这类城市容易出现财政困难。

该人士以曾任职的某地级市举例,财政收入长期捉襟见肘,遭遇城市各系统人员工资发放、扶贫、基础设施项目投入等支出难题,一线领导班子压力大。他提醒,个别地区班子可能出现政绩观问题,上级每年下达过高的经济指标,以经济增速作为主要考核,“经济指标完不成,不仅政绩过不去,工资也发不出来”。

霸州市人民政府2021年工作报告中,时任霸州市人民政府市长王斌宣布了2021年主要预期目标:GDP增长8%左右,是近6年来最高值,2016-2020年间霸州市GDP目标分别为7%、7%、6%、6.5%和6.5%;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8%左右,与2020年持平;固定资产投资增长8%左右,2020年这一数值为6.5%;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7%左右,2020年目标增速为4%等。

一位河北省级部门人士透露,为了完成业绩指标,个别市县在数字上做游戏,例如2020年某个县为了完成年度收入预算,到了年底,便将补充耕地指标折价卖给其他市,原本标价18万元/亩的指标,每亩降低2万元,并要求年底封账前把钱打到财政局账上。如此一来,GDP、财政收入这两项最主要指标就能达成。

该河北省级部门人士说,因乱收费被通报批评,霸州并非首例,河北沧州某县曾因重复征税被通报。但他仍对霸州被通报感到意外,因为霸州是河北省土地增减挂钩指标的购入方,“说明霸州比起其他贫困县仍有盈余资金用于开发建设”。

一位接近霸州市某乡政府人士透露,该乡2021年前9月罚没收入4万元,10月收到上级任务,重新核定提出了第四季度收缴近1400万元的目标。为了加快收费进度,每天对村街收缴完成情况进行统计排名,两个月时间收缴约455万元。

“乡里企业不多,主要是一些小作坊,都是咬咬牙收来的。”这位接近霸州市某乡政府人士叹气表示“没办法,上级有文件下来,乡镇只能执行”。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兴发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兴发报》社所有。未经《经济兴发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不动产开发报道部 记者 新闻线索请联系:chenyueqin@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