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海信海外收入首破700亿元 总裁贾少谦详解逆势增长原因

种昂2022-01-04 10:28

经济兴发网 记者 种昂 2021年12月30日,海信集团召开媒体见面会。总裁贾少谦在接受《经济兴发网》采访时表示,经初步测算,海信集团2021年收入预计突破1700亿元,同比增长20%以上,其中海外收入突破700亿元,同比增长超过30%。海外收入占整个集团总营收比例预计达到42%。“海信大头在外”的夙愿正在逐步实现。

2021年,全球疫情持续蔓延、经济形势陷入低迷。贾少谦向记者详解了整个集团国际化战略以及过去一年中海外业绩逆势增长的具体原因。

国外表现好于国内

按照测算,过去这一年,海信集团以智能电视、商用显示为代表的显示产品全球出货量超过2700万台。

“从国内和国外的表现情况来看,海信在海外市场的表现要好于国内。”贾少谦介绍道,多年来,海信逐步培育起来部分海外区域市场,比如南非、澳大利亚培育起来了,在日本市场海信牌、东芝牌也成为领先的位置。海信收购的子品牌gorenje在捷克、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塞尔维亚等欧洲市场稳居第一。海信激光电视和以海信智能交通、商业显示为代表的B2B业务均实现了历史性突破,海信激光电视海外销售额同比增长超过300%。

之所以会出现这一现象,在贾少谦看来,这是多种因素交加形成的。疫情下,海外的其他因素没有影响到消费能力,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提升了消费需求,比如居家观看赛事增加了电视的需求,所以海外市场得到了相对稳定的增长。而国内,市场一方面受到疫情的影响,另一方面经济态势使得消费能力有所降低,加之中国消费观念相对保守,导致消费者购买意愿降低、购买能力也在降低。

早在多年前,海信集团就制定出“大头在海外”的国际化发展战略。如今,海信海外收入占整个集团总营收比例从2020年39%进一步攀升至2021年42%。这得益于其此前发起的多个海外并购开始从亏损进入盈利期。

贾少谦历数道,海信收购东芝电视之后,仅用了15个月就扭亏为盈,结束了其连续八年亏损的历史。2018年,海信收购欧洲知名高端家电品牌gorenje之后,仅用了18个月即实现扭亏为盈,2019年gorenje仍亏损4.3亿元,2021年预计盈利1.3亿元以上。

B端业务出海

从2021年开始,海信一个显著变化是B端业务也迈出了向海外发展的一步。

2021年12月中旬,海信与山东高速集团组成的联合体,在与多家竞标企业激烈角逐中,成功中标东非国家埃塞俄比亚公共交通系统智能化改造项目。

在这个由中国企业组成的联合体中,山东高速集团侧重于项目基建,海信集团侧重于智能化交通系统。未来的两年里,海信将大幅提升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公交智能调度水平和运行效率,改善市民乘车体验。

这是海信在海外的首个智能交通集成项目,是海信智能交通出海从0到1的关键一步。

海信集团不仅有着面向C端的传统家电业务,还有着面向B端的智慧城市、智能交通、医疗设备、商用显示等为代表的科技业务。目前,B端产业的利润已占到海信集团总体利润的40%。其中,海信在国内的智能交通市场份额连续十年第一,在快速公交(BRT)智能系统占有率70%。

埃塞俄比亚是东非第一大经济体,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是非盟总部所在地,拥有800万人口。公共交通是当地重要的出行方式,每到高峰时段,公交站人流如潮,秩序混乱。

得益于世界银行的贷款支持,亚的斯亚贝巴有了对公共交通系统智能化改造的机会。2021年3月,亚的斯亚贝巴交通局正式发出招标公告。山东高速找到海信希望组成联合体,共同投标该项目。

智能交通本身有很强的国情特征和地域特征,竞标方需要充分了解当地的公共交通现状和业务需求。可受困于疫情等原因,海信团队无法去当地调研,也没有先例可供参照。

由于招标文件方案是由印度公司设计,海信工程师们就从YouTube上观看印度公交车的视频,通过海信印度营销公司同事拍摄印度公交车,了解当地现状和技术要求。比如,国内公交车是一键报警,而埃塞项目方案里却在公交车上设置了多个按钮。通过观看印度公司同事拍回的资料才明白这是用作“防骚扰”——按下按钮,系统自动回传前后十分钟的图像数据,方便取证。

海信工程师就这样对着标书一点一点的抠指标、抠细节,硬是摸透了一个异域国度的公交车、站点、场站和指挥中心后台系统的状况,并给出量身定制的投标方案。经过近9个月的筹备,海信与山东高速联合体最终中标。

中国智能交通协会副理事长关积珍表示,这是世行项目,是按照国际化规则运作的,中国企业能够中标,是产品、技术、项目管理等综合实力的反映,说明中国企业具备了与国际企业在海外智能交通市场同台竞争的能力。

2021年,海信还对西门子全球智能交通系统业务进行竞购。

“从全球智能交通行业来看,国外技术不再领先于中国人。”正参与对西门子全球智能交通系统业务收购的海信网络科技公司总裁张四海认为,无论是海信信号机的稳定性、可靠性,还是指挥系统算法的丰富程度、指挥的复杂性都比海外做得更好。他甚至表示,参与收购西门子全球智能交通系统业务更多的是为了市场,而不是技术。

在不久前举行的海信国际化战略专题会上,海信集团控股公司董事长周厚健就明确表示,海信国际化的下一个重要突破口是在B2B产业的出海。

海外并购的关键点

三年来,海信连续并购日本东芝电视、欧洲厨电企业gorenje,全球汽车空调公司日本三电控股,成为世界产业并购市场最活跃的中国企业之一。

说起国际化并购的目的,贾少谦认为,海信跨国并购是为了占据国际竞争高地,即通过跨国并购,挖掘技术开发新模式,识别管理升级新路径,感知国际市场新风向。

海信收购东芝电视是因为日本的电视技术到现在为止仍然是全世界最强的,日本的芯片技术、显示技术,正好是海信升级所需要的。收购Gorenje、ASKO,一方面是因为海信缺少高端品牌,一方面,Gorenje做的产品像厨电、干衣机、洗碗机,恰恰是海信一直在投入的技术和希望快速上市的产品,借助海外并购,能够形成产业和技术上的协同效应。

谈及海外并购的心得,贾少谦认为,在海外并购及整合过程中,海信特别注重三个“关键点”。

一是优势重组,即把海信和被并购方的优势资源、优势技术等进行重组,打造新的竞争优势。例如,收购东芝电视后,海信利用在生产制造水平和全球供应链能力,提升了东芝电视的产品竞争力;利用东芝在画质芯片、音频技术等领域的深厚积淀,在中国推出了新的芯片和音响产品。

二是体制重组。收购之后,海信将东芝电视的管理层级从7个压缩到4个,晋升40岁以下年轻日本员工至部长层级,并对经营层实行业绩年薪激励和集团层级的股权激励,大幅提升了组织的活力和凝聚力;对gorenje重组后,海信砍掉了租赁、银行、餐饮等非核心业务,削减“白领”数量提升“蓝领”比例,改变了曾经“1个基层员工向7位主管汇报”的极端情况。可以说,体制重组从根本上提升的是企业的组织能力,直接体现为产品竞争力和盈利能力。

三是文化重组。海信将文化重组分为相互理解、相互学习和相互同化三个阶段,坚持“尊重当地文化+移植海信管理”是并购中一个重要经验。海信没有征服者高高在上的姿态,而是结合收购公司情况因地制宜。

贾少谦指出,优势重组即融“势”,体制重组即融“制”,文化重组即融“心”,把彼此的信念融合在一起。海信将这一经验总结为“一体三融”。

2021年5月31日,海信家电以214.09亿日元(约13.02亿元人民币)获得了约75%的表决权,正式成为日本三电控股的控股股东。三电控股是全球领先的汽车空调压缩机和汽车空调系统制造商,其车载空调压缩机2019年全球销量占有率排名世界第二。

收购后,财务、人资、生产制造和经营团队已迅速进驻,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了对三电控股生产制造基地和研发中心的全面整合。目前并购后的各项工作正稳步推进。

贾少谦表示,2022年,将是海信的品牌影响力年。提升品牌影响力既要借助现有的品牌阵容和世界杯的品牌传播,更重要的是利用像ASKO、Gorenje这样的海外品牌去充实和完善海信的品牌阵容,使之在中国市场上能够焕发出与全球市场相匹配的影响力。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兴发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兴发报》社所有。未经《经济兴发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深度调查部资深记者
关注石化、钢铁、机械制造以及山东地区区域新闻报道,擅长公司新闻分析、人物特写、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