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疫情下用药难题待解

张英2022-01-04 18:48

经济兴发网 记者 张英 2022年1月4日凌晨4点,朱强仍然高烧不退。他已持续发热近半个月,他的哥哥几乎打遍了所有的求助电话,但一直找不到可收治的医院。

朱强是一名艾滋病患者,在疫情之前,像他这样的西安艾滋病患者,大多前往市第八医院诊治。第八医院是西安市的艾滋病定点收治医院,承担着全省艾滋病收治、西安市免费抗病毒及母婴阻断药物发放等工作。

与此同时,西安八院也是西北地区最大的传染病医院,自12月12日以来该院因新冠疫情防控一直处于封闭管理状态,只出不进,目前病房尽管有空余床位,但无法收治病人,只能建议艾滋病患者前往其他医院就医。

长安区疾控中心人员建议说,艾滋病患者并非只能前往第八医院就诊,也可根据自身症状前往其他医院的相关科室。但有患者家属发现,之前能收治艾滋病患者的唐都医院、西安交大一附院的传染病房已全都改为新冠留观病房,西安第三医院、西安交大二附院等部分医院则要求患者必须达到危重症标准才能收治,更多的医院听到“艾滋病”三个字就建议患者前往第八医院就医。

2022年1月1日,西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曾发布《关于保障疫情防控期间有序就医的通告》,对定点医院、就医流程进行了详细规定,其中对血液透析、产妇分娩、婴幼儿急症、肿瘤化疗、心脏病急诊手术等都介绍了具体医院。不过,对于艾滋病患者的就医渠道,未作特别说明。

1月4日上午,一位发生肺部感染的艾滋病患者在多番求助无果后,在微博发声求助,得到了西安当地卫健委关注,被安排进第八医院进行治疗。另一位患者家属表示,陕西省、西安市卫健委工作人员只告知他等待消息,截至1月4日上午一直没有回音。

1月4日下午,经济兴发网记者致电西安市第八医院,医院称目前他们仍然无法收治患者。

西安市第八医院的封控管理,除了令艾滋病发病患者难以入院治疗外,还导致许多其他的患者用药难。八院是西安市唯一的免费发放抗艾滋病毒药物的医院,目前有一千多份药物需要外送、邮寄。但多位艾滋病关爱组织志愿者介绍,因八院负责相关工作人员被隔离,这些药物无法送达患者手中,部分患者已经出现断药。

截稿前,部分病患告诉经济兴发网,西安的一些区级政府已经在协调辖区内医院解决病患无法救治和拿到药物的情况。除了医院渠道外,部分电商平台可以有偿方式提供抗艾滋病毒药物。不过,一位艾滋病关爱组织志愿者介绍,截至1月4日,西安市的快递网络仅支持对外发货,不能收货。

问遍所有感染科,均无法收治

自2021年12月26日以来,高烧发热的朱强辗转了5家大医院,至2022年1月4日上午仍未获收治。

朱强25岁,居住在碑林区,自确诊艾滋病后按时吃药控制病情,去年12月初因感冒持续出现发烧症状。12月26日,他前往陕西省第二人民医院住院,仅住了一晚后,医院告知他无法进行治疗,建议转院。从26日到30日,朱强的哥哥打遍了多家医院电话,但这些医院以缺乏救治能力、床位紧缺等理由,告知朱强无法收治。

12月31日,朱强烧到40度,哥哥情急之下带着他前往唐都医院现场求助。在得知患者为艾滋病毒携带者后,该医院感染科医生告知他,需前往急诊科就医,急诊科告知需先到发热门诊。发着高烧的弟弟在发热门诊等待了6小时的核酸结果后,才被成功转入急诊,急诊经拍片、血液分析后,又告知他们无法治疗。急诊科医生称第八医院已经解封,建议到八院就医,但其实八院当时仍然处于封控状态,朱强并不知实情。

2022年1月1日清晨,朱强兄弟费尽周折找到车辆到达八院门口,护士告知他们,医院早已封闭管理,停止收治。当天,他俩又前往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该医院呼吸内科医生告知他每周只能收治18个危重症患者,且当天是周末无法收治病人。

1月3日星期一,朱强哥哥看到西安市政府发布的定点医院通告,按照通告指引,哥俩前往西安市第三医院就医,但医生告知弟弟的症状未达到病危重症标准,不能收治。

另一位老年患者李恒也面临同样的困境,他已是艾滋病晚期,已经出现并发性脑炎,半个脑袋失去知觉,目前正躺在长安区家中忍着剧痛等待治疗。自2021年12月29日以来,他的儿子打遍了西安市多家医院的电话,都告知他无法收治艾滋病患者,均建议前往八院治疗。以唐都医院为例,医生告知只能收治新冠和出血热病人,其他病人一律不收。

除每天向医院求助外,李恒的儿子还咨询了12345热线、陕西省卫健委、西安市卫健委、区卫健委、街道办等渠道,每天拨打无数通电话到凌晨,截至1月4日上午仍为收到结果。

不过,也有相对幸运的患者。4日早晨,在西安当地卫健委的帮助下,已有一名肺部感染10天的艾滋病患者被送进第八医院救治。该患者自2021年12月23日发病以来,辗转了唐都医院、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后回到家中。患者家人在无路可走的境况下发送微博求助,最终获得卫健委部门关注。

部分艾滋病患者断药

1月3日傍晚6点,唐文正在西安一家酒店门外撕抗艾药物的商标,这些药物是他从西安第三医院取来,送给滞留在酒店内的一位艾滋病患者。因为担心被酒店工作人员和患者家人发现,他将药物的商标扣掉,并将药物放在一个密封的大信封里。

这是唐文当天送的第8份药物,从去年12月30日拿到通行证开始,他每天从早晨7点到晚间12点开着自己的车为艾滋病患者群体免费送药。因向他求助的患者居所分散,大多在郊县,常常需要从西安市区东部郊区横跨到西部郊区,每天最多能送十多份药。

委托唐文取药的患者分为本地患者和滞留西安的外地患者两类。本地患者只需要将附带着身份证照片的委托书电子版发给唐文即可,外地患者除此外,还需所属地疾控中心开来的借药函。

唐文每天收到的委托书有很多,他介绍,向他委托的好几位患者已断药两三天,一旦断药,病毒就可能开始反弹,会损害健康,还易形成耐药。部分患者由于居所太偏远,难以顾及。他举例,有一位周至县的患者发来委托,但从西安市区到周至县来回需4小时,而这四小时,换作主城区,可帮助到四五名患者。

唐文介绍,在西安,艾滋病药物是由西安第八医院发放,八院封控后,将药物和相关医护人员安排在第三医院。现在前往第三医院能够正常领到药物,但许多患者被困社区,无法现场领取。1月1日、2日,八院工作人员曾开车为患者送药,但到3日时,两位工作人员因发烧被隔离,因此送药工作停止了。

八院在1月1日曾提供另一个解决方案,由患者下单快递上医院取药,但因需将委托书交予快递人员,患者担心隐私泄露。唐文介绍,八院还曾将药物下放到部分区县疾控中心,由疾控中心为患者送药。不过当前各区县疾控中心因新冠疫情,人手本就紧缺。据临潼区、蓝田县患者向唐文反馈,疾控中心告知患者自己前往现场领取,目前没有人手负责配送。

(应受访者要求,朱强、李恒、唐文均为化名)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兴发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兴发报》社所有。未经《经济兴发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大健康新闻部记者
关注医疗、公共卫生等大健康领域,报道医疗创新与科技、健康管理与照护、公共卫生事件等。新闻线索请联系邮箱:zhangying@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