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移动回A未破发,运营商估值为何迟迟上不来?

沈怡然2022-01-05 12:44

经济兴发网 记者 沈怡然 1月5日,中国移动(600941)在上交所正式挂牌交易,挂牌仪式在北京总部做了同步直播。

屏幕中,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身披一条红围巾,满带笑容的做了上市致辞,他将本次中国移动回A视为“历史时刻”, 中国移动曾在1997年成为央企海外上市的第一股,今天中国移动登陆A股,又成为了红筹公司回归A股主板上市第一股。

让投资人庆幸的是,中国移动A股开盘价63元/股,涨幅9.41%,未重蹈此前中国电信破发的经历。同时,港股中国移动(00941)早盘股价高开,一度涨超7.5%。截至发稿,A股价格60.40元/股,总市值约1.28万亿。

在北京直播现场,一位中签中国移动的A股股民对记者表示,“很开心没有破发”。此前,中国移动遭到了近7亿金额的弃购。另一位中签的股民对记者表示,对中国移动的股价期望值不高,主要看中公司的分红能力和垄断性的产业地位,更倾向于把公司的股票当成理财来买。

运营商承担着通讯网络搭建和运营的功能,在通讯时代扮演着重要作用,但为何在资本市场,其估值缺迟迟得不到认可?

通信专家马继华对记者表示,4G时代移动互联网的产业链是由网络、终端和应用构成的,运营商处于网络环节,商业模式类似于“管道”,所以全球资本市场普遍认为该环节的盈利空间不足,给予的估值普遍较低。在A股,投资者即便不考虑估值的反弹,就是公司依然处在管道化的基础设施地位,也可以将其作一种保守型、理财型的投资。

在马继华看来,5G分布式的技术特征决定了运营商将会成为一个更重要的“参与者”。

目前,三家运营商在5G领域均有大规模场景试点,一位运营商人士对经济兴发报表示上述试点并不能都保证盈利,还需要一个筛选的过程,其获益也将是“长期”的。

在杨杰看来,此次回A是公司发展历程中的又一个里程碑,标志着中国移动成功搭建起境内外资本运作平台,为公司推进数智化转型、加快高质量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估值为何被低估?

截至发稿,中国移动A股市值1.28万亿,港股市值1.02万亿。马继华表示,和公司的资产价值相比,公司的市值一直处在较低的水平,且下跌空间非常小,可以说中国移动及其所处的运营商板块在港股和A股市场是被低估的。但同时,中国移动的分红能力非常强,据计算,中国移动港股分红收益的年化约有7%。

主承销商之一中金公司在挂牌仪式上表示,回归A股是落实国家战略的重要体现,也是深化国家改革发展的一次再创业。StrategyAnalytics无线分析师杨光表示,从经营上看,中国移动目前对资金的需求不大。但毕竟运营商的市场主要在国内,内地投资者会更容易理解运营商的经营策略和市场环境,回A也有助于推升估值。

中国移动的发行价格为57.58 元/股,预计募资约560亿元,这不足公司每年资本支出的1/3。根据招股书,2018-2020年,公司的资本性支出金额分别为1671亿元、1659亿元、1806亿元。同时,公司的现金流稳健,根据招股书,2021年1-6月,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是1616亿元。

在通信服务领域,中国移动是具有主导地位的。根据招股书,截至 2021年6月末,公司的移动客户数为9.46亿户,市场份额为58.42%;其中,5G套餐客户数达2.51亿户,市场份额为50.63%。有线宽带客户数为2.26亿户,市场份额为47.01%。

但是,杨光表示,在移动红利见顶的背景下,中国移动背负了一定的利润压力。根据招股书,2021年1-9月,公司营收约6486亿元,同比增长12.92%,净利润约870亿,仅同比增长了6.59%,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07.58亿元,仅仅增长了3.57%。

马继华表示,在2G、3G时代,运营商还占据着从网络、应用、终端的全部价值,但4G时代,应用端的最大价值被互联网占据,这种模式和生态对运营商是非常不利的,这也是运营商普遍在4G时代估值受限的一个原因。

5G时代估值能否反弹?

“如果移动公司在4G时代是被边缘化的,那么在5G时代,它将有机会重新成为一个重要参与者”,马继华称。

如今,为求增长空间,中国移动正在将自身扩充至一个更大的范畴——数字经济的基础底座,为个人、家庭、企业、城市的数字化升级提供方案。落实到业务,中国移动划分了个人、家庭、政企、新兴四个方向。目前来看,个人市场仍然是营收支柱,但在产业数字化的背景下,公司正发力政企市场。

这其中5G既是运营商的核心能力,也是战略的一个重要抓手。5G相比4G,最大的变化是能带来万物互联的社会,它需要通信业和传统产业的跨界融合,这些有机会为运营商带来更多的行业收入。

在商用两年之后,中国5G已经在数百个行业落地了数千个应用场景。根据招股书,在5G垂直行业方面,公司聚焦18个细分行业,沉淀超过100个5G应用场景,累计打造200个集团级龙头示范项目,拓展5G垂直行业项目超4000个。

一位运营商人士对记者称,这并不意味着所有场景都能转化为收入,目前绝大部分应用属于商业试点,运营商需要大量筛选试点,保留有刚需、盈利前景好的项目,运营商在行业端获得收益也是一个长期过程。

杨光表示,目前中国移动能否做起行业业务,还具有不确定性,行业和消费者业务最大的不同是,它指向的是一个长尾市场,细碎零散,不同垂直行业有着高度定制化的需求,需要更灵活的商业,对服务商的技术能力要求也更高。

不仅在模式上更为复杂,中国移动在生态合作上也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过去,公司从设备商处采购设备,再联合中国铁塔进行基站建设,如今在政企业务中,公司的5G、云、IDC业务,都需要和设备商、系统集成商合作,共同服务客户,在全新的生态中,公司也要面对华为、浪潮等强劲对手。

马继华表示,与4G时代以平台为主的模式不同,5G的生态是更分布式的,无论运营商、设备商、终端企业、互联网,都很难形成一家独大的形态,未来需要多方合力发展。而中国移动作为运营商,至少是一个很重要的参与者。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兴发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兴发报》社所有。未经《经济兴发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大科创新闻部记者
关注硬科技领域,包括机器人及人工智能、无人机、虚拟现实(VR/AR)、智能穿戴,以及新材料领域。擅长企业深度报道及上市公司分析报道。发现前沿技术、发展趋势投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