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给端或存变数,“煤超疯”会否卷土重来?

邹永勤2022-01-07 17:14

经济兴发网 记者 邹永勤 去年因“煤超疯”极端行情而备受市场关注的煤炭板块,近日因印尼限制出口消息再度重回市场视野。

2021年12月31日,印尼能源与矿产资源部(ESDM)发布通知称,因预计今年1-2月国内电厂供煤紧张,为避免煤炭短缺引发的电力危机,该国政府决定1月1日-31日禁止所有煤炭出口,产煤全部供应国内电厂。

这一消息经过元旦假期的发烤后迅速在本周成为行业关注的焦点,并引发了国内煤炭期货价格的大幅波动。印尼这个突如其来的政策,会给我国煤炭行业的供需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对此,招商中证煤炭基金经理邓童表示,虽然印尼禁止煤炭出口的政策超出市场预期,但由于印尼政策执行方面存在不确定性以及国内煤炭供需格局宽松,因此其对我国煤炭行业的长期影响有限。

印尼为何限制煤炭出口

印尼限制煤炭出口的消息之所以备受全球关注,是因为印尼在全球煤炭市场中占据着重要地位。该国位于亚洲东南部,地跨赤道,属于热带雨林气候,全年高温多雨,是群岛国家,有丰富的煤炭资源。虽然印尼的煤炭储量并不在全球十强之列,但近年来由于该国大力发展煤炭产业,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煤炭出口国,2020年出口量达4亿吨左右,而2021年出口量有望更上层楼,因为前10月出口已达3.6亿吨。

那么,印尼为何要在此时限制煤炭出口?对此,印尼能源和矿产资源部给出的解释是,因储备煤供应缺口长期累加,同时产地频受极端天气及不可抗力影响生产,造成印尼国内煤炭供应紧张,面临全国用电压力。据印尼能矿部总干事里德万·贾马卢丁(Ridwan Djamaluddin)表示,为维持当地电厂20天的存煤可用天数,印尼国内指定向电厂供应510万吨煤,但截至2022年1月1日实际供应占比不足1%。如果不实行出口禁令,则印尼国内将有近20座合计装机1.09万兆瓦的电厂面临停机。

印尼总统佐科更于1月3日发表讲话,再次强调了印尼国内的煤炭企业必须优先保证印尼本地的电煤及工业用煤供应,未能履行DMO义务的企业将会被禁止出口,甚至被取消生产经营许可证。

DMO,是印尼在发电领域有一项所谓的国内市场义务(DMO)政策。依照该政策,煤矿业者必须以最高每吨70美元的价格,把年产量的25%供应给印尼国家电力公司(PLN)。该价格远低于市场价格。

对此,信达证券的左前明团队表示,“原因是由于印尼国内工业和经济加速复苏带动电力需求激增,而其电力结构中约60%来源于煤电;与此同时,2021下半年以来中国进口需求大增带动国际煤价飙升,印尼煤炭更多出口中国,导致国内供应不断下降、电厂均面临库存危机”。

左前明团队强调,伴随印尼国内经济复苏对能源需求持续提升、在建火电厂大量投产,同时煤炭增产潜力有限,印尼煤炭供应紧张或将是长期现象,这无疑将对我国国内煤炭供应的补充产生明显影响。

而深圳某投资机构的研究员秦啸天则对印尼于此时刻限制煤炭出口的政策动机存有疑问。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印尼方面禁止煤炭出口并不是第一次,早在2021年8月份印尼政府就曾对34家未履行DMO义务的煤企实行限制出口,但部分企业很快恢复出口,对后续的进出口数据并未产生多大的影响,但却在价格上掀起巨浪。

“众所周知,去年我国煤炭市场走出了个‘煤超疯’逼空行情,发生时间就是从8月份开始的,短短两个月时间动力煤期货价格从750元/吨飙升至1982元/吨。虽然主因是当时国内煤炭市场短期的供需错配以及投机机构的囤货炒作所致,但同时期印尼限制煤炭出口的消息亦是不容忽视的助燃剂。”

秦啸天指出,根据船期及运输,此次印尼1月限供将会在1月中下旬及2月上半旬对中国的进口产生影响,而该时期恰为春节及冬奥期间,国内煤炭生产受限,两者叠加会否再一次引发短期供给错配,值得警惕。

对我国煤炭市场的影响何在

近年来由于澳煤被限制进口等因素,使得印尼对我国煤炭出口数量激增,并于2021年一跃成为中国第一大煤炭进口国。 据通联数据Datayes!的统计,2021年1-11月,中国累计进口煤炭2.93亿吨,其中进口印尼煤1.78亿吨,占进口总量的60.75%;11月中国进口印尼煤炭1950万吨,占进口总量的55.95%。那么,此番印尼以DMO义务为藉口限制煤炭出口,将会对我国煤炭行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对此,国盛证券的张津铭团队撰文表示,考虑印尼是我国煤炭(尤其是动力煤)第一大进口来源国,占国内动煤供应的5.3%,且考虑到目前澳煤依然受限,其他国家进口体量有限,因此短期内该缺口难以通过其他国家进行弥补,若印尼出口禁令长期持续,或将造成我国动力煤市场重回供需平衡甚至略偏紧局面。

此外,因近期国内煤价跌幅较大,进口煤价格开始小幅倒挂,这将极大地限制国内终端用户和贸易商进口煤采购热情。据路透船期显示,10月下旬至今每周发往中国进口煤数量较前期周均减少100万吨左右,11月中旬以来,到港海运进口煤较前期周均减少100万吨左右,进口煤数量的减少将对国内煤炭市场形成较强支撑。

“印尼禁止煤炭出口的消息在元旦期间出现并发酵,该政策是超出市场预期的。”招商中证煤炭基金经理邓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印尼目前是我国第一大煤炭进口来源国,进口占比在2021年依然提升较快。如果印尼完全执行该禁令,将会在一定程度上使国内进口煤供应收紧,短期难以通过其他来源煤进行弥补,或将提振国内煤炭市场情绪,给国际海运煤市场提供较强支撑。

“但有两个变量决定了该政策长期影响有限”,邓童强调,一方面是印尼在政策执行方面依然存在不确定性,根据公开市场信息看,印尼本次政策的出发点是为了满足国内需求,预计月度影响出口最多在650万吨每月左右,且停止出口后,印尼的库存补全时间也不需要持续太长时间;另一方面当前国内煤炭供需格局是偏宽松的,电厂库存充足,印尼造成的短期缺口比较容易覆盖。

“我国除了是煤炭进口大国,同时更是主要的煤炭生产国”,秦啸天向记者指出。通联数据Datayes!亦显示我国2021年前11个月生产原煤36.7亿吨,进口煤炭仅2.9亿吨,其中印尼煤仅占煤炭供应总量约4%。动力煤方面,我国每月国内动力煤供应量约3亿吨,而印尼煤占国内供应约5%,从总量上看影响有限。而且,考虑到印尼经济对能源出口的依赖度极高,且国内电厂需求仅占其全部产量的25%-30%,限制出口的禁令大概率会提前结束。

“因此,从长视角来看,印尼的限制出口无关我国煤炭行业的大局;现在我最为担心的是中短期影响。” 秦啸天进一步指出,印尼限制出口对应的刚好是我国春节和冬奥期间,再加上如果疫情反复,那么届时国内供应下降是大概率事情;“虽然澳煤目前已经开始逐渐进口,而且俄罗斯那边的进口也在提升,但预计短期内难以弥补印尼煤的缺口”,他表示,近期港口煤炭库存持续走低,按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很容易再度引发短期的供需错配;因此呼吁,希望相关部门能够未雨绸缪,做好应对措施,预防新一轮“煤超疯”行情的出现。

煤炭行业的2022:新业务的想像

印尼限制出口,这或许会给短期的煤炭市场造成噪动,但并不改长期煤炭行业的发展格局。那么,我国煤炭市场经历了去年的“煤超疯”极端行情后,展望2022年,将会以何种格局运行?

对此,邓童表示,2021年煤炭供需双旺,行业波动较大,2022年煤炭全行业已经有了充足的准备来应对需求端的波动。需求端预计仍将维持小幅增长,最大的变量还是来自于供给端,即保供措施的执行力度,在当前供给条件下,煤炭格局将会转入整体过剩,近期旺季累库也反映了短期过剩的格局。不过由于煤炭企业长期资本开支并未大幅增长,长期煤炭供应能力也并未得到相应提升,预计煤炭供给难以长期维持如此高的水平,最终依然需要由市场机制调节。总结来看,煤炭价格重心可能有所下移,但难以出现大幅下跌。

而在谈到煤炭股在2022年是否具备投资价值时,邓童指出,2021年煤炭高位运行,煤炭企业利润大幅增长,虽然2022年煤炭整体价格重心预计有所下降,但难以下降到前期400到600元的平台,煤炭企业的利润可以维持在较高的水平。当前煤炭企业的现金流非常充沛,行业杠杆率逐步下降,也给了行业内的龙头企业进行企业转型的能力。近期煤炭企业纷纷出台了未来的长期规划,涉足新能源、电力运营等新业务,也正是依靠当前充足的现金流,这些新业务也给了市场较大的估值提升的想象空间。从更长期的维度来看,在双碳背景下,煤炭行业对投资非常克制,客观上造成了长期的产能提升空间有限,但目前看需求的增长是较为平稳的,煤炭行业的整体供需格局预计能够长期保持在一个较为健康的状态。

对于“涉足新能源等新业务将会给煤炭股票带来较大的估值提升想象空间”的观点,秦啸天亦持相同态度,并向记者强调,涉足新能源业务是今年甚至未来一段时期内煤炭企业的主旋律,“相对于什么‘煤超疯’引发的价格大起大落,这才是煤炭行业最大的看点所在”。

秦啸天进一步解释称,虽然从中长期来看煤炭仍将是我国最主要的能源,但随着“双碳”战略的全面推进,煤炭消费量的下降是大势所趋。在这种背景下,煤企为了寻求长期出路,积极响应政策号召布局新能源业务,这是最佳策略。

“而且,受益于去年煤炭价格的高企,煤企在手现金大幅增加。据初步估算,2021三季度末煤炭行业货币资金4297亿元,是2016年末的2.5倍,完全具备开辟新业务的能力。”秦啸天表示,从已公布的资料来看,以中国神华(601088.SH)等为首的煤企已经开始展开相关的动作,而且新能源布局主要集中在光伏、风电等绿电运营,以及氢能等领域。

1月6日,中国神华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董事会已提出在十四五期间加速发展新能源的计划,除自建新能源项目外,也可以采用股权投资、产业基金等多种途径参与新能源的发展”;并在回答有否氢能源业务问题时强调,虽然他们目前没有直接参与的氢能源相关项目,但“公司积极寻求在新能源领域的发展机会”。

中国神华是我国煤炭行业的龙头标杆,总市值高达4500亿元,堪称板块巨无霸;它如果亦开始布局新能源业务,无疑极具指导信号。

那么,究竟中国神华回复中的新能源计划指的是哪方面的业务呢?该公司董秘办的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目前新能源的项目主要以光伏、风电为主;至于氢能源,暂时还没有明确的计划,以后有机会应该会去争取,毕竟大股东(国家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旗下有相关的子公司在运营氢能源业务。

除了中国神华,另外一个煤炭企业——兖矿能源(600188.SH)也有战略性大举进军新能源领域的举动。该公司在2021年12月6日将简称由兖州煤业变更为兖矿能源后,12月15日便发布了《发展战略纲要》公告,指出在现有产业布局的基础上,确定矿业、高端化工新材料、新能源、高端装备制造、智慧物流五个产业发展方向。其中,在新能源产业方面强调要推进风电、光伏及配套储能等新能源产业项目开发建设;依托现有煤化工产业优势,有序发展下游制氢等产业。力争5-10年新能源发电装机规模达到1000万千瓦以上,氢气供应能力超过10万吨/年。

对于煤企的布局新能源,银河证券的潘玮应该深有感受。他在煤炭行业的年度策略报告中表示,复盘2021年煤炭个股的涨跌幅,可以看到,涨幅居前的个股,多布局产业链上下游的煤化工行业,或者向新能源、新材料方向转型发展,这也反映了行业的最新趋势,在巩固传统主业的基础上,在丰厚现金流的支持下,行业开始布局新领域谋求发展。

他强调,煤炭作为基础能源,在能源结构转换过程中仍起到压舱石的作用,不可或缺。煤企纷纷在巩固主业的基础上,向产业链纵深及新能源新材料方向转型,成为板块未来一大投资亮点。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兴发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兴发报》社所有。未经《经济兴发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深圳采访部记者
重点关注金融市场交易主体(主要包括公私募基金、社保基金、证券公司、创投公司等等),以及华南区上市公司的发展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