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芝麻频现关联方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面临资金、业务双重压力

叶心冉2022-01-08 11:28

经济兴发报 记者 叶心冉 2021年12月31日,黑芝麻(SZ:000716)披露公告,公司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广西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下简称“监管决定书”)。监管决定书显示,2020年 1月、9月,黑芝麻的三家控股子公司通过第三方公司合计向关联方深圳市容州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转账1460万元。2019年、2020年,上市公司要求客户向另一关联方广西黑五类食品销售有限责任公司转移支付上市公司货款1033.82万元、5.13万元。

监管决定书表示,上述关联交易事项,形成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这不是黑芝麻第一次出现同类型的事情了。

2021年12月10日,深交所下发对黑芝麻集团以及多位当事人的通报批评。通报指出,2017年、2018年,黑芝麻向广西南方农业开发经营有限公司划转资金,构成资金占用,日最高占用金额10049.39万元;2017年、2018年,黑芝麻通过向广告公司预付广告款间接向控股股东广西黑五类食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以下简称“黑五类集团”)等关联方划转资金分别不少于2053.77万元、4746.23万元;以及2018年1月至 4月,黑芝麻分3次向天臣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臣新能源”)提供资金合计1.35亿元。根据通报披露,天臣新能源为黑芝麻董事长韦清文的配偶郑红梅控制的企业,黑芝麻上述行为未经审议和披露,构成违规对外财务资助。

早在2019年年末,广西证监局向黑芝麻下发的警示函中已剑指黑芝麻集团关联方多次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但从最新的监管决定书来看,2020年,黑芝麻集团依然存在这种违规操作。

对于仍旧出现的这一情况,经济兴发报致电黑芝麻方面,对方表示,公司正在按照广西证监局的要求进行核查整改,后续会公布专项公告。

梳理上述函件中披露的多家关联方公司,在发生股东变更之前,与上市公司的关系均是属于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

上述多家公司发生股东变更后,控股股东已不是上市公司控股方李氏家族成员,但仍多多少少与李氏家族存在关联。

隐秘相关方

查看黑芝麻披露的财报,在应收款和预付款中,仍能看到其他隐秘的相关方。

在黑芝麻集团2021年半年报中,其账龄在3年以上的预付款项指向广西风采印业有限公司(下简称“风采印业”),预付款为306万元,公司披露未及时结算原因是预付货款。

而风采印业的控股孙公司广西加因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陈德坤此前曾是黑芝麻集团的分支机构南方黑芝麻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销售分公司(已注销)的法人,同时陈德坤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李汉朝担任法人的滁州市容州国际大酒店有限公司的监事,为天臣新能源(深圳)有限公司的董事。早前的披露中,黑芝麻集团称风采印业其为“非关联方客户”。

再者,在黑芝麻集团的年报中,有一家公司常年位居应收款期末余额前五名。在公司2020年年报中,郑州南方黑芝麻饮品有限公司(下简称“郑州黑芝麻”)应收账款期末余额5559万元,坏账准备期末余额419万元。2017-2019年,来自该公司的应收账款分别为5458万元、5462万元、4718万元。

前些年的年报中,黑芝麻集团披露郑州黑芝麻系公司在河南与山东区域的经销商,并多次强调其并非关联方。

但通过股权穿透,仍然能发现两家公司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郑州黑芝麻的控股股东及法人系王俊华。王俊华此前100%持股的南宁容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简称“南宁容州”),黑芝麻集团以及黑芝麻集团的控股股东黑五类集团都曾为历史股东。并且,南宁容州是前述公司天臣新能源的控股孙公司。不过在2018年5月,王俊华在南宁容州的股权比例稀释至5%。

从财报中披露的多项财务指标占用资金,能够看到黑芝麻集团的资金压力。

根据黑芝麻集团2021年第三季度报告,公司的现金流净额为2.5亿元,同比减少17.5%。而另一方面,持续增长的应收账款和存货以及预付款、其他应收款,都在占用公司资金。去年三季报,公司预付款达到3.31亿元,应收账款7.92元,同比均有所增长,此外公司账面上还有其他应收款1.57亿元,上述三项财务指标占据总资产比例共达34%。同时,公司存货6.6亿元,同比增长3%。

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其短期借款11.57亿元,长期借款5.38亿元,负债合计24.30亿元。而另一方面,公司货币资金1.522亿元,同比减少13.7%。

食品业务方向

2021年前三季度,黑芝麻实现营收27.57亿元,同比增长15%;归母净利润1429万元,同比增长158%。2021年自一季度,黑芝麻打破了自2018年以来归母净利润的频频下跌。

但能够看到,2021年前三季度净利润的提升更大程度与成本控制相关。2021年前三季度,营收同比增长15%,而营业总成本同比增长11.91%,小于营收增速,其中销售费用3.4亿元,同比增长1.9%,管理费用1.1亿元,同比减少2.8%,费用有所控制。而2021年三季度的营收增速相比2021年一二季度出现下滑。

黑芝麻主营三大业务板块,一是食品业务,主要包括黑芝麻糊冲调产品、黑芝麻饮料化产品等;二是电商业务,主要是公司旗下产品的电商经营销售和为其他品牌商家提供的电商平台销售代理业务,以及由此延伸的淘宝直播、网红IP打造等新营销业务;三是粗粮加工经营业务。

公司电商业务的营收占比愈加提升,到了2021年的半年报,公司的食品业务占比34%,电商业务占比60%。2020年,因旗下子公司上海礼多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直播业务等,黑芝麻被市场划归为“网红概念股”,股价在2020年震荡式上升。

但值得注意的是,占比较大的这部分业务2021年上半年毛利率仅为9%,2019年上半年的毛利率为15%,毛利率在下滑。

同时,2020年年报中,黑芝麻方面曾预计,为第三方品牌提供代运营服务的这部分收入2021年会有一定比例的下滑,2022年收入开始增长。原因在于,2021年整体经营规划优化品牌管理,由于可口可乐品牌方与天猫超市直营,该品牌不再合作;同进引进好时品牌,好时品牌2021年代销转经销及代销可口可乐品牌的停止将导致代运营服务费在一定程度上减少。

上述工作人员表示,“据我了解,电商业务的整体销售并没有减少,只是说在对代运营品牌进行优化,有一些影响力比较大的品牌,或者是在结构中占比较大的品牌,它的毛利空间可能更低,我们就逐步放弃这些没有盈利的部分。”

近年来,黑芝麻方面一直围绕黑芝麻这一品类进行产品的延伸。但从产能利用情况来看,产品销售不及预期。公司的实际产能与设计产能存在较大差距。2021年半年报,公司袋糊、罐装饮品、利乐装饮品的设计产能分别为7.5万吨、7.3万吨、2.4万吨,而实际产能分别为1.6万吨、2500吨、1600吨。对此,上述工作人员表示,产品的市场拓展、消费者的接受程度与原定的设计产能存在差距,销售未及预期。

相较需要热水冲泡,对场景有强烈要求的糊状产品,利乐包的产品使用更为方便,但是从公司线上旗舰店能够看到,利乐包装的产品以整箱的礼盒装为主,未见散装。工作人员表示,之前进行过这方面销售渠道的尝试,但是效果并不是很好。对于接下来会否加大即饮产品的推出,对方表示,“我们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工作。”

黑芝麻近些年来的产品延伸确实围绕着黑芝麻品类,包括黑芝麻丸、黑芝麻牛奶,黑芝麻酥饼等,但聚焦主业为什么没有给黑芝麻方面提供加持?

对此,品牌定位专家、红箭头品牌营销公司总经理张健指出,一般而言,食品公司推新品,无序的新品推出节奏、杂乱的品牌命名策略、没有针对性的品牌和营销策略,都会导致新品的乏力表现。

黑芝麻既往披露的战略规划中多次强调聚焦大健康产业,2020年年报指出,会加大投入、加强力度、加快速度研发和经营健康食品新产品,全力打造乌发产品和植物基代餐产品等战略新品。

对于这一方向,张健指出,围绕黑芝麻进行品类延展,契合大健康的方向并没有问题。但从营销角度,混乱的推新节奏、老化的品牌形象,相对落后的营销方式会对市场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但最核心的问题还是南方黑芝麻作为品类领导者,必须承担起推动品类发展的责任,站在整个行业看待,而非仅仅关注品类内竞争。南方黑芝麻应该承担起“品类再定位”的历史使命,与年轻消费者建立相关性,向年轻消费者清晰传达黑芝麻的品类价值认知、使用场景和情感偏好,重塑黑芝麻的定位认知。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兴发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兴发报》社所有。未经《经济兴发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